蘑菇种植员

【克隆银X本体银】Coffee or Milk


1.

站在空荡荡的舞台上,克隆第一次见到了那个男人。

如出一辙的面容,分毫不差的银色卷发,就连和服的穿着方式都别无二致,唯一与自己不同的大概就是肤色与和服的颜色了。

 

似乎是为了刻意将他们区分开,肤色白皙的男人穿着白底的蓝色水纹和服,衬得整个人更加耀眼。

而穿着同款黑底金色水纹和服的自己,仿佛只是他的影子。

 

男人站在摄影棚入口处手舞足蹈地和总监争论着什么。

面瘫脸的总监摇了摇头,男人便狰狞着面孔扯过他的衣领一阵猛摇。总监维持着面无表情地状态,用卷成筒状的台本敲了下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男人便立马松了手,表情也谄媚起来。

 

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克隆轻轻地笑了。

明明长着同一张脸,却微妙的和自己全然不同,真是新奇的体验。

 

男人的一举一动都让克隆觉得有趣,但当总监领着男人过来时,他却紧张了起来,于是下意识地绷紧了面部神经。

至于到底在紧张些什么,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喂喂,你们这是侵犯人权,当心阿银我去告你们哦!”男人挠着乱糟糟的头发,原本就蓬松的卷发看起来更加柔软了。

 

“公司征求过你本人的意见,并确定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总监扫了想要反驳的男人一眼,补充道,“你那时在看Jump,协商人员向你说明情况得到了‘克隆人啊,听起来好像很有型,阿银我也想被克隆一下’的答复。”

 

男人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随即咆哮:“那期Jump刚好有篇漫画是关于克隆人的,我只是感慨下啊,阿银我根本没听那几个OTAKU讲话啊!!!”

 

“那现在不正好满足了你的愿望,”总监左手向上一翻,做出介绍的手势,“这是你的克隆人。”

 

克隆僵硬着表情站在原地,对面的男人则瞪大了双眼注视着他。

 

“喂喂,这家伙为什么看起来比阿银我有气场那么多啊!混蛋,连和服都是炫酷的黑色!你们是想封杀阿银我吗?!老子要退货啊啊啊!!!”

 

男人似乎不是很喜欢自己。真是可惜,他还挺中意这个本体的。

克隆有些失落。

 

“退货?”面瘫勾了勾嘴角,“可以,克隆费用由你支出,不贵,两亿。”说完,伸出两根手指摆在男人面前。

 

“……”男人再次瞪大了双眼,来回看克隆的脸和总监的两根手指,“两亿?!”

 

监督点了点头。

 

克隆对他露出一个友好的浅笑。

但这笑容看在男人眼里怎么看怎么像嘲笑。

 

“……坂田银时,多关照。”男人很不情愿的向克隆伸出了手。

 

坂田银时,和他很相称的名字,那我是不是就是克隆银时呢?克隆银时听起来似乎有些怪啊,克隆银?克隆银听起来不错。

 

“克隆银。”克隆握住男人的手,随即发现男人有双妖异的红瞳。

 

原来除了肤色和服还有眼睛是不同的啊。

 

“克隆银?”男人将目光投向总监。

 

“昨天才实验室送过来,并没有名字,克隆可以自己取名,或者由你这个本体为他命名。”

 

克隆摇了摇头,“就叫克隆银。克隆是姓,银就是名。”

 

“为什么我有种剥夺了你人权的罪恶感……”

 

“并不需要有罪恶感。”克隆揉了揉男人的卷发,发现手感真的比自己的柔软,“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男人甩开克隆的手,理了理被揉地乱蓬蓬的头发,“嘛,我无所谓。”

 

男人转过身的瞬间,克隆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坂田银时这个男人是属于我的。

因为我们是一体的。

 

2.

“OK!收工!”。

 

“终于结束了!”听到收工的口令后,银时一屁股坐在地上,“累死我了!”

克隆银学他的样子坐在地上,抬手开始揉他乱蓬蓬的脑袋。

 

站在一旁和摄影师讲话的舞蹈监督听到银时的抱怨,转过头笑道:“刚刚那支舞差不多全程都是克隆一个人跳的吧。”

 

银时不满地反驳:“我后面也有跟着跳嘛!而且动作也都是我示范的!”

 

拍开克隆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银时补充了一句,“Get up & move怎么看都不是给男人跳的!”

 

舞蹈监督好笑地看着克隆重新伸出魔爪,“Get up & move确实是为女性设计的,不过有时候男人跳起来会比女人更具诱惑感。”

 

“哈?男人要诱惑感做什么?”银时露出一个困惑的神情,随即转过头恶狠狠地瞪身旁的克隆银,“说多少次了,不准碰我头发。”

 

克隆银耸了耸肩,改截他的脸颊。

 

“你这家伙……”银时咬牙,却无可奈何。

他打不过这个黑皮。

 

看着两人的互动,舞蹈监督的嘴角越弯越上,“女性观众喜欢嘛!要懂得迎合市场!”

 

“现在的女性审美可真重口……”银时狠狠瞪了克隆一眼。

 

克隆因为银时的注视更加开心,扯着嘴角笑了下。

不过这笑容实在算不上好看。

 

银时抽搐着眼角在内心咆哮:“你丫到底有多不待见老子!”

 

“现在可爱的男孩子才受欢迎,特别是像阿银这样的。”身为重口味女性观众之一的舞蹈监督终于忍不住凑过来借机卡油,掐了两把银时的脸。

 

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已经习惯了舞蹈监督骚扰的银时翻了个白眼,任由她动手动脚。

反倒是一旁的克隆开始不爽,趁着银时不注意,恶狠狠地扫了她一眼。

 

重口味女性感受到威胁的目光,随即“哦呵呵呵呵”地笑着跑远了,边跑边在内心感慨:“艾玛,真是太萌了!!!上面的真是太明智了!这是要火的节奏啊!”

 

克隆扳过银时的脸,温柔地抚摸着他刚被蹂躏的左脸。

 

躲在不远处的舞蹈监督一边“嗷嗷嗷”地叫着,一边拿着手机狂拍。

艾玛,要不要发条推?不过公司还没有向外公布克隆,走漏风声的话会被烧鱿鱼的吧……

嘛,用小号发个侧脸应该没有关系的!

 

“走了。”银时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今天自己买菜回去料理吧,一直吃便当,感觉嘴里都是便当的塑料盒子味。”

 

克隆跟着站起身,左手迅速地拖住银时的后脑勺,将他的脸转向自己,随即吻了上去。

 

卧槽,不要把舌头伸进来啊!!!

银时心中如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只有甜甜的草莓味道。”

 

摄影棚里还没走的工作人员在一旁鼓掌起哄,更有甚者吹起了口哨。

 

“啊啊啊啊,我今天是要发啊!”某个重口味女性在角落里激动地手舞足蹈,差点将手里的手机也给甩出去。

 

“卧槽!突然啃上来是闹哪样!”

 

一拳挥过去,被稳稳接住。

 

“卧槽!不准接住!”

 

银时一吼,克隆就真的乖乖松了手。

 

“看什么看。”银时冲周围看热闹的人比中指,随后拽着克隆一脸“生人勿进”地冲出了摄影棚。

 

3.

“只是确认你嘴里有没有塑料味而已,为什么生气。”

 

回公寓的路上银时没有像前几天那样搭着他的肩给他介绍周围的事物,闷头赶路的男人明显在生气。

生气的理由克隆其实很清楚,不过佯装成一无所知的无辜模样看本体无可奈何实在太过有趣。

他承认他是个恶趣味的人。

 

银时停下了脚步,严肃地转过脸注视着克隆。

克隆也跟着停下,眨着眼一脸不解地回望他。

 

穿着红色兔耳卫衣的银时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要小上一轮,身上乱七八糟的挂着一堆徽章别针,活脱脱一枚原宿风小帅哥。

 

克隆穿着同款黑色卫衣,身上也是叮叮当当的一堆饰品。

造型出自谁手一目了然。

 

得知克隆的生活起居将由他这个本体全权负责的时候,银时恨不得当场用眼神杀死对方。

作为一个懒人,银时能照顾好自己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不然也不会因为每次出通告都睡过头,而被大肆报道耍大牌了。

 

银时不知道,其实上层原本是决定由总监来负责克隆的生活及行程的。毕竟比起吊儿郎当完全不听话的本体,上层明显更看好克隆。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克隆银提出想与本体一起生活。

 

最初的那场会面银时虽然没有留下好印象,但克隆却完全的迷恋上了这个本体。

 

与自己相似却又截然不同,很有趣不是吗?

 

“我说啊,嘴里有塑料味只是个比喻,比喻懂不?就是说便当不健康不好吃,我吃腻了。”银时挥着手给他解释。

 

克隆歪了歪头,勾了勾嘴角。

 

“……”

这是懂还是不懂?

 

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银时强忍着揍人的冲动安慰自己,“这家伙之前一直呆在实验室,没见过世面,阿银我大人有大量,不能冲动!”

 

其实是撂不倒他。

当然了,“身价两亿”也是原因之一。

他赔不起。

 

不过银时“不冲动”不代表克隆不会。

深色皮肤的男人一把拽过银时的衣领,随即一个深吻。

 

放开发懵的原宿小青年,克隆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

“其实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味道而已。”

 

去你的两亿!

原宿小青年也是纯汉子好不好!

 

行动快于思考,银时抬脚就踹向克隆的下体。

 

但作为一名优秀的克隆人,对于周围的威胁有着与生俱来的警惕,迅速地侧转身躲过致命一击,用力过猛的银时则因为惯性的原因直接就趴地上了。

倒下的瞬间,帽子上的兔耳还愉悦地跳动了两下。

 

“嗷!!!!!”


嚎叫声吓到了不少周围的行人,也有不少人认出了银时。

 

“是坂田银时!”“骗人!MMD公司的坂田银时?”“啊啊啊啊!是真的!真人好可爱啊!”“他身后的那人是谁?好帅!”“是推特上和银时接吻的那个人!!!”

 

见情形有些不妙,克隆一把拽起地上的银时,揽着他的腰冲出人群,并拦下辆出租车火速关上车门报上地址。

司机先生很有眼见地一踩油门,“噌”地扬起一片尘埃离去。

 

“我已经预感到了明天会死的很惨……”一想到总监那张面瘫脸,银时就痛苦地像是一个星期没吃到巧克力巴菲。

 

克隆拍了拍他的脑袋,“没事的。”

 

因为这个亲昵的动作,银时这才发现自己完全是趴在克隆身上的。

轻咳了一声后,坐直了身体。

 

“都怪你!你丫要是不躲开我也不会摔倒!”

 

克隆耸耸肩,表示无辜。

 

银时不爽地扯他的脸,“明明长着同一张脸,为什么只说你长得帅!”

下手挺重,完全就是欺负克隆脸黑,留不下淤青之类的罪证。

 

驾驶座的司机先生不时拿眼睛瞟他们,银时发现后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双胞胎啊!”

 

司机先生咧着嘴笑,“你是MMD公司的坂田银时吧?我是你的粉丝,到站后可以给我签个名吗?要是能合个影就更好了!”

 

银时:“……”

 

4.

当晚,推特上银时和克隆的照片被传疯了,无数人在猜测克隆的身份以及两人的关系。

 

第二天“Get up & move”发布,点击率一路攀升,一跃成为各大网站争相分享转播的宠儿,并打破了多个网站的点击纪录。

 

“Get up & move”发布一周后,银时和舞蹈监督被分别叫到了总监面前训话。不过基于“Get up & move”表现出色,决定对两人不做处分。

 

银时表示自己躺着也中枪。照片又不是他发的,而且为什么明明是克隆的责任,被训话的却只有他?

 

舞蹈监督也表示自己很无辜。明明推上的消息为克隆做足了话题,点击率居高不下怎么说也有她的功劳不是吗?而且,为什么总监会知道推上的那张克隆强吻银时的照片是她发的啊?!她明明是用的小号啊!

 

晚上公司开了庆功宴,银时刚到会场露了个面,就尿遁逃了出来。回家换了件米色针织毛衣,加上草莓发卡,戴上一顶白色猫耳帽,伪装成未成年跑到甜品屋叫了一桌甜食。

 

庆功宴说白了就是公司高层推销克隆银的展销会,也没人会在意他这个赠品。

 

银时挖了一大勺草莓蛋糕放进嘴里,幸福地眯起了眼。

还是甜品实在,那些又贵又难吃的高级料理他才不稀罕。

 

“MMD公司新推出的Get up & move看了吗?克隆银好帅啊!”隔壁桌的女生兴奋地托着脸发花痴。

 

那黑皮到底哪里帅了?!

银时叼着勺子,鼻孔朝天冒出个“哼”。

 

“早看过了,我都连续舔了好多天了!”

 

“舔……”银时偷偷瞟那个女生,是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

 

“H站上的无剪辑版看过了没?银时超级萌的!”

 

“哎?无剪辑版的?”

 

“嗯嗯!前面有银时出现哦,超可爱的!”

 

“哎哎哎!快搜给我!”

 

全程旁听两人对话的银时也很疑惑。

公司好像没出花絮啊?哪来的无剪辑版?

 

“呀!!!真的有银时啊!姿势好诱惑!!!呜呜呜,睡觉的样子也好可爱!” 

 

“是吧是吧,超级可爱的吧!你看我都截下来做壁纸了。”

 

“哈哈哈,你这痴汉!我也要截下来做锁屏。”

 

银时:“……”

 

出于好奇,银时也掏出了手机登陆H站。搜索关键字“Get up & move 无剪辑”,跳出来一窜相关视频。扫了一眼都是公司放出的正式版,好像没有什么剪辑版嘛。

再往下拉了一点,发现其中有个的标题好像有点不太对。

 

“Get up & move 自寻亮点 小妖精请和我一起睡_:(´ཀ`」 ∠):_ ”

 

银时的眼皮跳了两下,点击进去,随即跳出一堆弹幕。

都看不到画面啊喂!

 

点了屏蔽弹幕后,银时看到视频中的自己双手放在脑后从画面中走过,经过克隆身边的时候嘴唇动了动说了句什么。后面开始就都是克隆跳舞的画面了,不过银时还是从转动的镜头里发现了躺在沙发上睡觉的自己。

 

确实是他们拍摄那天的场景。

 

因为这次的舞蹈主要是推出克隆银,所以银时并没有太多画面,只在最后合跳了一段。不过之前舞蹈监督讲解的时候都是银时在一旁示范,算起来他跳的可还要比克隆多上几遍,好在克隆看了几遍后就说可以了。视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银时抱怨了句“累死了”就去沙发上睡懒觉了。

 

这段偷拍视频明显与正式发行版相去甚远,唯一的亮点似乎就如标题所说的“小妖精”。

 

但是……

 

“谁是小妖精啊!”银时愤怒地摔勺子。

 

5.

默默地捡起地上的勺子,端端正正地坐回座位挖草莓蛋糕吃。

 

“那个男生好像银时哦。”其中一个女生指着他说。

 

银时紧张地绷直了身体,挖蛋糕的速度也逐渐加快。

刚被训过话就惹出麻烦,他真的会被面瘫杀掉的!

 

“不可能啦,银时怎么会跑到店里吃蛋糕啊。”另一个女生笑着摇头,“不过长得真可爱。”

 

银时舒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就又被吓了一跳

 

“呀啊啊啊!”并排坐着的两个女生同时激动地尖叫了起来。

 

又怎么了!

银时觉得自己快神经衰落了。

 

“是克隆银!是克隆银!”其中一个女生几乎是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银时顺着女生手指的方向望向门口,果然看到了一身黑色礼服的克隆。

 

这家伙不是在庆功宴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克隆的视线从刚一进门就投在了银时身上,发现银时也在看他后,勾了勾嘴角直直向他走去。

“找到你了。”

 

店里没什么人,加上银时也才三个客人,店长戴着耳机坐在柜台后打瞌睡。

银时觉得这大叔真是厉害,那两个女生声音大的足以媲美扩音喇叭,他却可以淡定地继续睡觉,也不怕店里的甜品被人洗劫。不过也亏得人少,这才避免了一场可以预见的骚动。

 

银时白了他一眼,没理他,开始向面前的牛奶布丁发起进攻。

 

克隆也不恼,转过身将手指放在唇上,对一旁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的两个女生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我和本体出现在这里的事可以请两位小姐保密吗?”

 

“哎?嗯嗯!我们绝对不会和任何人说的。”两个坚定地点了点头,随即又红着脸说:“可以和你们合张影吗?”

 

克隆转过身用眼神询问银时。

 

银时咬着勺子站起身,走到克隆身边,狠狠踩了穿着高级皮鞋的男人一脚。

被踩的克隆依旧维持着微笑,倒是把两个女生吓了一跳。

 

“可以哦~”笑得一脸纯真自然,丝毫看不出刚刚地狠劲。

 

合完影,两个女生就配合的坐到了离他们较远的位子上去了。

 

桌子上的甜食所剩无几,银时开始“噗次噗次”的用可乐吹泡泡。

克隆坐在他对面,不说话,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

 

最后还是银时受不了败下阵来,叼着吸管口齿不清地问他:“你怎么找到这来的?”

 

“因为我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所以你去哪我都知道。”克隆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银时决定换个话题,“你不是在庆功会嘛?”

 

克隆扯下他嘴里的吸管,弹了下他的脑门道:“你不是也不在。”

 

“嗷!”银时捂着脑门趴在桌子上低嚎,声音闷闷地传来:“又不关我的事。破纪录的又不是我,在不在都不会有人注意,不是吗?”

 

克隆左手撑着下巴,右手轻轻地放在那情绪低落的脑袋上,眼神温柔。

“我会注意。”

 

即使隔着帽子,银时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

 

克隆就这样一下又一下地轻轻抚摸着像只受伤的小兽一样的男人。

 

“对于我来说,能维系这个世界的就只有你。金钱、地位、名誉,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我是被制造出来,哪天不被需要了可能就会像垃圾一样被处理掉,没有人会为一个垃圾哭吧。你不一样,你有亲人,有朋友,受伤了会有人关心难过,我是多么羡慕你啊。”

 

银时维持着趴在桌子上的姿势吸了吸鼻子,突然觉得很想哭。

 

“你很温暖。”

 

“嗯?”

 

“很温暖,有心跳,有脉搏,是活着的。而且谁说没人会为你哭,刚刚的两个女生,还有哪些给你留言的,公司里的工作人员……姑且也算上我一个……我们都会为你哭为你难过……所以你又有什么好羡慕的。”

 

克隆有些吃惊地瞪大了眼,随即温柔地笑了。

 

“啊。我还有你。”

 

END

评论(4)
热度(20)

© 蘑菇种植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