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种植员

【新银】背影

1.

卷纸买了,牙膏买了,醋昆布买了,草莓牛奶也买了,洗发水和沐浴露是上周刚换的,暂时不需要补充。

新八提着购物袋走出大江户便利店,思索着是否有遗漏的采购品的同时还不忘计算一下存折上的余额。

 

最近都没接到什么像样的工作,连寻找丢失的宠物之类的日常委托都很少有人找上门。果然是因为天冷了,小动物都懒得出门了吗。

好在之前接了个不错的委托,暂时不用担心赤字问题。不过吃老本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能省的地方还是尽量省吧。 

新八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老妈子。

 

叮——叮叮——

明明已经是冬天了,却不知从何处传来了清脆的风铃声。

新八循着声音微微仰起头,没有寻找到风铃的踪迹,视线穿过两边拥挤的楼房落在了一片清澈的蓝上。

 

没有云的天空干净而美丽,像极了那人和服上的蓝色水纹。

新八弯了弯嘴角,拎着购物袋向歌舞伎町的方向走去。

 

其实并不是个能给人清洁感的男人,相反,顶着乱糟糟的银色卷发、穿着松垮垮的半边和服的男人只会令人联想起“懒散、邋遢、没有干劲”之类的负面形容词。

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丝毫没有上进心可言,整天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老大不小的年纪,却还没从JUMP毕业。

仔细想来,坂田银时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材。

 

但就是这样一个邋里邋遢的废材大叔,新八却从相遇的那一刻起便被深深地吸引。

 

十六岁的自己,怀揣着父亲传授的武士道精神,却软弱地根本不堪一击,残酷的现实如同一座沉重的巨塔,即将压垮他脆弱的灵魂。被迫屈膝弯腰的少年,心有不甘却只能默默承受。

这样不堪的自己,却被一抹耀眼的银色所拯救。

 

新八始终记得,那一天,银发红眸的男人凛然如同夜叉,令人心生畏惧,却也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十六年的黯淡人生,就这样被整个照亮,猝不及防。

 

坂田银时这个男人即使强大如同夜叉,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温柔。言行不一,刀子嘴豆腐心,不懂拒绝,总在默默守护他人,一个人独自承受所有的伤痛……

从不在他人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似乎强大的无懈可击,却不知早已满身破绽。

 

向我们撒娇也没关系,偶尔任性说累了,想休息一下也可以。

但男人一次也没有向自己和神乐低过头。

也许男人只是习惯了冲在前头,也许只是因为我们还不够强大吧……

 

新八一直都很想和银时说,偶尔依靠一下我吧。

但他没有勇气,因为害怕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他。

一直以来都只是在被守护,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默默注视那道坚强的身影。

 

似乎从最初的相遇起,银时留给新八最多的便是那看起来永远不可撼动的强大背影。

但那背影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坚不可摧,高兴的时候会飘飘然;失落时则会驼起背,异常可怜的感觉;受了伤会微微耸起肩膀,明明怕痛怕的要死却总装作若无其事;守护重要的事物时,背后的线条则会变得异常凌厉,挺拔干脆。

新八害怕有一天这消瘦的肩膀会垮掉,只能时刻在身后默默注视着男人,不知不觉间便成了一种习惯。

 

如果有一天我足够强大了,你是不是可以稍微依靠一下我了呢。

新八有些苦涩的想。

 

2.

“小银,最近新八有些奇怪阿鲁。”热播电视剧广告之际,神乐叼着醋昆布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冒出这样一句话。

 

门外正打算开门的新八顿住了手,有些紧张地僵在原地。

 

“啊,奇怪?”躺在沙发上看JUMP的银时翻了个页,“啊啊,思春期的少年确实都很奇怪。”

 

“大姐头说新八最近一直早出晚归,问我万事屋最近是不是很忙。可是最近明明都没有客人上门,新八都好几天没来了。”

 

“思春期的少年消失个十天半个月很正常啦,阿八一定是去寻找他命运中的眼镜架了。”翻下一页。

 

“真的?”

 

“啊。”

 

门外的新八松了口气,但又觉得有些失落。

失落什么呢?是因为自己根本配不上那副眼镜架吗?这不是从一开始就明白的吗?

可是心中的空虚感挤压着心脏一阵一阵地抽痛。

 

“小银。”

 

“啊?”

 

“我觉得最近胸部好像变大了。”神乐依旧保持着盘腿坐在沙发上,目光直视电视的状态。

 

“那一定是你的错觉。”银时也依旧躺在沙发上翻Jump。

 

小神乐!女孩子怎么可以随便对个大叔说出胸部变大了这样的话啊!

门外的新八在门口默默地吐槽,决定继续在门外待机一会。

 

“是真的啦,明明真的有变大。”说完低下头抓了两下自己的胸,“而且最近我睡觉总撞到头,壁橱太小了,正值花样年华的成长期中的美少女怎么可以继续睡壁橱!小银,给我买软绵绵的公主床。”

 

“公主床可不是给你这种怪兽睡的,是给那些大胸细腰长腿讲话嗲嗲的美女睡的。”继续淡定地翻页。

 

“小银小气鬼!哼!”神乐气呼呼地骂了句,随即发现广告播完了,于是继续专心致志地看电视。

 

哎。

新八叹了口气,推开门。

“阿银,小神乐,我回来了。”

 

听到新八的声音神乐一下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冲向玄关,边跑边喊:“阿八,小银虐待花季少女!”

 

“是是。”新八有些无奈的应着,随即将醋昆布从便利袋里掏出来塞给神乐,“给,小神乐的。”

 

“阿八,你越来越有大人的样子了。”前一秒还嘟着嘴抱怨的神乐瞬间又笑成了一朵灿烂的太阳花,捧着战利品蹦回沙发上看电视了。

 

“喂喂,阿八,你太偏心了。”瞥见神乐心满意足地窝回沙发,银时撑起身,不满地冲正将菜放进冰箱的新八喊道。

 

“草莓牛奶在桌子上。”

 

银时“嗖”得坐起身,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便利袋翻找起来,边翻还边嚷嚷:“阿八,你越来越有大人的样子了。”

 

真是,一个两个都还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新八叹了口气,转身进了盥洗室将新买的卷纸和牙膏换上,顺便将篮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洗了。

 

可能是无聊吧,银时吸着草莓牛奶倚在盥洗室门口看着新八忙前忙后。屋内没有人讲话,只有神乐热衷的肥皂剧对白声。

 

新八把洗完的衣服拿出来晒的时候,银时也喝完了草莓牛奶,叼着吸管跟在他身后含糊不清地说:“阿八你这两天在忙啥,猩猩女说你最近都不在家。果然是去寻找命运中的眼睛架了吗?”

 

新八抖衣服的手微微一顿,取过夹子将衣服挂上晾衣绳。

“啊,阿通小姐下个月要举办圣诞节特别演唱会,身为亲卫队队长可不能偷懒。”

 

“啊啊。”银时拿起篮子里的最后一件衣服挂上晾衣绳,左侧的和服衣袖像流水般垂下,露出一截干净匀称的手臂。

 

新八微微转过头望向男人,发现已经不再需要仰视他了。

小神乐其实说的一点也没错,不知不觉中我们长大了呢。唯一没变的似乎就只有这个叫坂田银时的男人。

 

“那个,阿八,我有事想拜托你。”

 

好像也并不是没有变化呢。

新八这样想着,随即露出笑容。

 

“嗨!”

 

3.

身上的和服勒得他快要喘不过气,却还是要强忍着不适露出迎合的笑容。

趁着客人去厕所的时候新八终于可以松一口气,视线也随之飘向了斜对角的双马尾“小卷子”。

浅粉色的女式和服穿在他身上真是一点也不违和呢。上了淡妆的男人少了平时的懒散,多了一丝妩媚的气质。明明一眼就看得出是个男人,却又不会令人觉得不舒服。

 

“呐呐,八惠从刚刚开始就一直盯着小卷子呢。”一旁的东美撞了撞有些发愣的新八。

 

“那个……”

 

“我懂的我懂的~”东美抬起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掩着嘴扑哧哧地笑,“小卷子真是个美人胚子,就算不穿女装也很可爱。啊啊,真是让人嫉妒。”

 

对面的卷发伪娘不知怎地炸了毛,撸着袖子一副要和人干架的架势。

“哎,确实很可爱。”新八忍不住弯着嘴角笑了起来。

 

“就是这一言不和就动手的性格不太好。”东美叹了口气。

 

“不会,阿银其实心很软,只是看起来粗鲁而已。”

 

东美歪头盯着银八调侃道:“原来八惠喜欢小卷子这种类型的。”

 

“不……不是的……”新八窘红了脸,好在脸上的粉比较厚,看不怎么出来。

 

看到新八的窘态,东美忍不住笑了起来,“嘛嘛,逗你玩的。八惠也是个小美人,不过再过两年可能就不能再穿女装了。”

 

新八有些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刚刚给你化妆的时候发现脸上的线条硬了很多,个子也长了不少呢,以后一定是个小帅哥。”说完掐了一把新八的脸。

 

“啊啊,客人怎么还没回来。我去问问妈妈客人是不是已经结账走了。”

 

“啊,好的。”

 

再次变成一个人的新八,忍不住又将视线投到银时身上。

 

从最初的相遇到如今转眼已经快两年了,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改变。

虽然阿银老说小神乐是大胃怪力女,但不可否认小神乐确实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围绕在身边的一直都是些男人和比男人更强的女人,没能变成淑女也确实在情理之中。

仔细想来,比起身边那些凶残的异性,阿银还真的比较温柔。

小神乐曾偷偷和自己说过阿银像自己的妈咪。

说来小神乐来初潮的时候,也是阿银照顾的。

 

没有人教过神乐青春期少女的身体变化,半夜被痛醒,看到被血染红的睡裤,这个一向坚强的孩子终于像个普通的少女一样吓得哇哇大哭。

被吵醒的银时揉着睡眼打开了神乐的壁橱门,原本训斥的话在看到缩在角落里哭红了脸的少女后全吞回了肚子里。

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后,银时注意到一旁被子上的血迹,随即便明白了。

 

“没事的,只是变成大人了。”男人温柔地摸了摸哭成大花猫的少女,随后默默关上壁橱门。

 

将浴室的热水烧上,从衣柜里找了一身干净的睡衣摆好。

 

“小神乐,我出去下,浴室的热水好了的话就去洗个澡。”说完来不及披一件外套就穿着单薄的睡衣出了门。

 

初夏的深夜,没有风也一样冷得人牙齿打颤,但一路狂奔到24小时营业便利店的男人却出了一身的汗。这也是导致他第二天发高烧致39度的主要原因。

一到便利店,不顾店员异样的眼光,直接冲到了卫生棉专柜。

因为不知道应该买哪种类型的,男人便将摆在架子上的卫生棉每样拿了一包。结账的时候男人的胃抽痛了一下,但还是咬咬牙买了。

 

后来那一大袋的卫生棉神乐足足花了大半年时间才用完,跟着银时到处蹭饭也蹭了快半年。

 

再次狂奔回家的银时发现神乐已经不在壁橱里了,然后听到了浴室的水声,这才舒了口气。

 

银时敲了敲浴室的门,里面的水声戛然而止,“小神乐,东西我放在门口,我去厨房煮粥。被子我换过了,洗完澡就躺进去,知道吗?”

 

隔了一会,门内神乐的声音闷闷地传了出来,“我今天可以和阿银一起睡吗?”

 

银时愣了一下,然后浅浅地笑了。

“啊。”

 

洗干净了身体人也精神了很多,神乐从浴室出来后看到壁橱里被自己弄脏的被子已经不见了,里面空荡荡的一片。于是跑到了银时的卧室门口,果然看到里面整整齐齐地铺着两床被子。

神乐嘿嘿笑了下,然后开始考虑以后自己的东西是不是不应该再让银时和新八帮着洗了。不过自己不会洗衣服呢,真是困扰。

 

银时端着红豆粥出来时,神乐抱着枕头吸着口水在看深夜重播的肥皂剧。

眼尖的少女一眼就看到了他出现,甩开枕头两步跳到了他身边,一点也看不出刚刚还像个可怜的小动物一样缩在角落里哭鼻子的迹象。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看着肥皂剧,吃完了满满一锅红豆粥。

 

“小银。”缩在被筒里的神乐伸出半个脑袋望着一旁的银时。

 

“嗯?”

 

“谢谢。”说完将脑袋缩回了被子里。

 

“啊。”银时闭着眼轻轻地应了,月光下的侧脸温柔异常。

 

还有,最喜欢你了。

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后,神乐终于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

 

初夏的那个夜晚,是神乐这辈子最糟糕的夜晚,但同时也是最幸福的。

 

后来阿妙知道这件事后把银时狠狠训了一顿,男人掏了掏耳朵,也不知道这些教训听没听进去。

阿妙揍了他一拳,又开始拉着神乐的手碎碎念,其实只是在心痛神乐在女孩子最重要的日子里不知所措。

但神乐却丝毫不在意。

 

新八问她被银时照顾不会尴尬吗,毕竟阿银是个男人。

神乐眨眨眼说,不会。原本因为那些血实在是太过吓人了,已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但是因为阿银让我安心。

新八悄悄地在耳边问她,是因为觉得阿银像妈咪?

 

神乐点了点头,随即又摇头。

因为阿银是特别的。新八不也是这么觉得的吗?

 

是的,坂田银时是特别的。

所以新八无数次的梦见自己拥抱了那个看似坚强实则脆弱的身影,在梦中狠狠将他贯穿。

 

最初做这样的梦,新八自我厌恶了很久,甚至不敢看银时的眼睛,因为害怕从那双深红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的丑恶嘴脸。

但渐渐地,也就习惯了。

所以说,习惯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新八习惯了在身后注视银时的一举一动,习惯了对他说谎,习惯了将他作为意淫的对象,习惯了这样的罪恶感。

 

4.

“嗨,今天的酬劳。”东美将薪水交到银时手中,开始例行公事般地挖角台词,“所以说小卷子还是不要再做什么万事屋了,在店里的话可以一直做头牌哦~”

 

银时摆摆手,“我才不要一直做人妖。”

 

“明明很乐在其中的嘛,小卷子不用不好意思。”东美拿手托脸,一脸陶醉。

 

“啊!哪里乐在其中了!要不是缺钱我才不想忘记我的胯间兄弟啊喂!”开始不爽的银时,狰狞着脸咆哮。

 

“所以说做头牌就不用担心缺钱了嘛。”

 

“我可不是因为一点点利益就抛弃自尊的男人。”

 

“刚刚明明就抛弃了。”

 

“这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

 

“啊啦,真是神奇的能力啊。”说完视线集中在了银时胯下。

 

“喂喂,你在看哪里!”

 

看着银时又开始掳袖子,新八无奈地上前将他拉住,“阿银,该走了,不然小神乐该担心了。”

 

“啊。”揉了揉乱蓬蓬的卷发。

 

“颚美小姐,我们走了。”新八弯腰道别。

 

“是东美啦!”东美挥手,“路上小心。”

 

夜晚的街道霓虹灯闪烁,即使已经是冬季了也依旧热闹非凡。

 

银时缩了缩脖子,新八瞥了他一眼,发现整个鼻子都红了。

也难怪,出门的时候外面还有太阳,天黑了温度也跟着降下来了。

 

“阿银也要多注意天气啊,都已经是冬天了也不知道加件衣服。”新八转过身替银时将右侧的半边和服拉上,又解下身上的围巾绕在他脖子上。

 

银时吸吸鼻子。

“出门的时候明明不冷嘛。”低头的瞬间发现以往只到自己下巴的少年如今已经快到自己眼睛的位置了。再过不久,可能就看不到他的头顶了。

 

“阿八,你长高了不少。”

 

新八笑笑,“感觉最近好多人说我长高了。”

 

银时也跟着笑,“再过几年搞不好会比我高了。”

 

新八停下脚步,低着头,犹豫着要不要对银时说出自己的期盼。

 

“阿八?”银时有些困惑的转身望着他。

 

“如果……我是说如果……”深吸一口气,猛地抬头,将剩下的话一口气吐了出来,“如果我变得足够可靠,阿银是不是就会依靠我。”

 

银时愣了一下,随即揉了揉他的脑袋,“新八一直都很可靠,要是再这样长下去的话因为会更加可靠吧。所以啊,以后要是我又在外面喝醉酒躺在垃圾堆里睡着的话,要记得背我回家。”

 

新八不说话,注视着银时的眼睛异常郑重地点了下头。

 

“看着你觉得好冷。”银时解下新八刚刚替他围上的围巾,分了一半绕在了新八的脖子上,“好了,现在就都暖和了。”

 

脖子上的围巾带着体温,新八有些窘迫却又有些开心。

 

“还好你现在和我差不多高了,不然可能不够长。”

 

旁边有情侣模样的人路过,一直盯着两个连在一起的围巾阴阳怪气地笑。

 

“阿银,果然还是你围吧,两个人看起来很奇怪。”新八红着脸打算将围巾解下来。

 

“有什么奇怪的,暖和就行。”银时冲过去的情侣比了个中指,“都挂上了还解下来干嘛。”

 

想想也是,就放下了手。

其实还是舍不得那一丝淡淡的体温。

新八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变态,但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开心。

 

“前面有卖肉包子的,给神乐带些回去吧。”

 

“嗯。”

 

5.

“还是差一点。”银时盯着手上的存折,似乎要将它多看出一个零来。

 

壁橱确实已经赶不上成长期少女的各方位变化了,虽然没钱给神乐买张公主床,但扩充一下壁橱,隔出一间隔间来还是很有必要的。

加上这些天和新八一起去人妖店赚来的钱,也还是不够。

 

“啊啊,好烦。要不要去牛郎店兼个职?”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整张脸都压得变了形。

 

“扩充隔间的钱还不够吗?”新八拎着菜一进门就看到了瘫在桌子上的男人。

 

“是啊,阿八我们今天去高天原打工。”说的有些有气无力,明显的没有干劲。

 

新八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存折摆在银时面前。

“其实我前段时间一直在外面兼职,加上这些不知道够不够。”

 

“啊……”依旧有气无力地翻开存折,扫了一眼后“噌”得坐直了身子。“阿八!你不会是打算跳槽吧!”

 

“啊?没有啊。”正打算去洗菜的新八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拎着袋子进了厨房。“前段时候都没什么委托,我就去找了几份兼职。”

 

“工资这么高的兼职,我也想做啊啊啊。”银时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新八存折上的数字。

 

没想到没有存在感的眼镜君居然深藏不露啊。啊啊啊,这些钱要都是我的该多好,可以买不少巧克力巴菲。

 

“是阿通小姐介绍的,所以算是开后门,不可能长期做的啦。”

 

“死皮烂脸地赖下去!”

 

“喂。”

 

洗完菜,新八擦干净手,泡了杯茶摆在桌上。

“加上这些应该够了吧。”

 

银时顺手接过杯子,抿了一口。

烫。

 

“够了。”吹了吹后又抿了两口。“阿八,你要钱干嘛。复兴道场?”

 

“嗯……其实原本是打算给小神乐和阿银买礼物的。圣诞节快到了呢。”

 

“啊,这么一说确实是呢,只剩一个月了。”

 

新八望着壁橱的位置说:“今年直接就拿隔间做圣诞礼物吧,小神乐应该会喜欢的。”

 

“不喜欢也没办法了,我实在没有力气去牛郎店兼职了。”银时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茶杯继续数存折上的数字。

 

新八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盯着银时,“我可以提前要圣诞礼物吗?”

 

“嗯?要什么?花钱的我可没有哦。”

 

“不用花钱。”新八左手撑在桌上,俯下身,亲吻了坐在桌前的男人。“这样就够了。”

身后的阳光透过窗框洒在两人身上,一片安静的温柔。

 

只是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但却用尽了新八这一生的勇气。

银时会有什么反应呢?是暴跳如雷,还是直接将他扫地出门?

新八不知道,只能死死盯着男人,等待最后的裁决。

 

银时眨了眨眼,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片刻后抬眼望着一眼严肃的新八,笑了。

 

END

评论(2)
热度(26)

© 蘑菇种植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