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种植员

【3Z 新银】强吻

1.
批完最后一张试卷,银色卷发的男人摘下眼镜扔到桌上,座椅微微后倾,仰头揉了揉酸胀的鼻梁骨,长呼一口气。

Z组的小鬼就没有一个能让他省心的,期末考全班国语挂科,身为国语老师兼班主任的银八不出意外地被请进了校长室进行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教学方式的总结和反思”。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辛勤工作了一个学期的银八老师必须用宝贵的暑假生活为Z组的熊孩子补课。不给加班费,原本为数不多的奖金还被扣了。

这根本就是剥削!

好在为期一周的补课终于要结束了。回收完补习测试卷,银八便以从未有过的热情投入到了阅卷工作中,恨不得能像JUMP的某主人公一样用个影分身术。

批试卷是个劳神劳力的工作,并没有像小鬼们想的那样具有优越感,掌控生杀大权是建立在答案的正确与否上的,虽然他很想给小鬼们全部打成59分。不过考虑到剩下的假期和工资问题,银八在“昧着良心全部打80分”和“实事求是好好批卷”里选择了后者。

拿起桌上的眼镜戴上,扫了眼墙上的时钟,正好8点45分。不算晚,但天也已经足够黑了,窗外只能看到一片斑驳的树枝剪影。

想起学生间流传的各种校园怪谈,银八打了个寒颤,飞快地整理完桌面,几步跨到门口关上了灯。

“噫!”突如其来的黑暗令他像女人一样尖叫出声,随即又下意识地打开了教职员室的灯。

走廊里没有开灯,关了室内灯后根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

银八怕鬼,但他现在脑子里全是和学校联系在一起的恐怖怪谈。

“妖……妖怪什么的,都……都是……骗小鬼的,我……我我才不怕……呵呵……阿银我一点也不怕……”空荡荡的走廊里就连自言自语的声音也显得格外刺耳。

银八深吸一口气,啪地关上灯,再用力一甩门,对着出口撒丫子狂奔。

“阿银我是老师,是崇尚科学的祖国园丁,我才不信有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最后的“啊”因为恐惧无限拖长,以一个变调的怪异声线回荡在整个楼层。


室外反倒是一片明亮,天空中挂着一轮蒜瓣似的月亮,街上的路灯散发着令人安心的橘色光芒,令他镇定不少,开始放缓脚步慢慢向大门走去。

夜晚的校园单调沉默,与平日里的喧嚣嘈杂截然不同,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相当微妙。

锁完学校大门,肚子十分适宜得发出了巨大的响声。银八挠了挠头,想起公寓里空荡荡的冰箱,决定先找家快餐店解决温饱问题。

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地向商店街的方向走去,不时有穿着浴衣的男男女女从他身边经过,嬉笑着争论是否还能找到合适的位置,似乎是去参加烟花大会的。

银八对烟花大会不感兴趣,比起转瞬即逝的绚烂烟火,他更喜欢在一旁踩着脚踏车卖棉花糖的大叔。况且他现在饿得快前胸贴后背了,只想快点找家便利店或者居酒屋。

最近真是倒霉事扎堆,昨天还好好的小绵羊早上骑到半路却抛锚了,只能寄放在临近的书店老板那,导致他这个懒骨头不得不晃着两条大长腿走着去觅食。

有坐骑的日子真是令人怀念。

路过一条小巷时, 银八突然想起从这里可以横穿到商店街,算是条隐藏捷径。

这条巷子后是一片老厂区,很早就废弃掉了,小镇开发时唯独遗忘了它,高教区和商业区依着它建了起来,正好将它的破落腐朽包裹在其中。新搬来小镇的可能不知道,土生土长的银八自然是清楚的。

望着黑洞洞的入口,银八吞了吞口水,最终饥饿感还是战胜了恐惧感,拍了拍胸膛,开始一步一步往里挪。

说是小巷也不过是厂房之间的夹缝,一个成年人在里面勉强可以转个身的宽度。地上是长久无人清理的杂物,踩在上面沙沙作响,角落里的夏虫不知疲倦地鸣叫着,身后还能依稀听到行人和车辆经过的声音。一切都很平常,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啪”天空中炸开的巨响吓了他一跳,惊恐地抬头随即从狭窄的空隙间望见一朵不完整的橘色花朵。

“原来是烟花啊,吓我一跳。”强装镇定地继续向前走,可心中的不安非但没有消散,反倒越来越强烈。

“咔嚓”身后传来清晰的脚步声。

“谁在后面?”银八猛地转头,天上的烟花却不合时宜的接二连三地炸开。

长时间待在黑暗中的眼睛完全不能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芒,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等他意识到危险时已经来不及了,身后的人迅速做出反应,上前用手臂拐着他的脖子用力将他摁到墙上。猛烈的撞击,让他的后背火辣辣的痛,他猜不是淤青就是破皮了。随后鼻梁一轻,眼镜被拿走了。

银八现在的状况很糟糕,被人压在狭小的夹缝中,双手被牢牢按在墙上,背后一阵一阵的钝痛让他完全不能好好思考,胃里空虚的感觉也让他使不出力。

反观面前的施暴者,潮湿冰冷的双手紧紧握着他的手臂,面孔隐在阴影之中看不真切,但银八还是从他身上传来的微弱颤抖得知了他的紧张和害怕。

喂喂,我才该害怕吧。

银八觉得有些无奈,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在了窄巷里,明明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却都不知道下一步对方会做什么。烟花大会似乎已经正式开始了,头上那片狭长的天空被染上不同的色彩。逆光的银八依旧看不清对方的脸,看轮廓对方似乎只是个十六七八的少年。

“那个……呜!”刚想说可不可以先放了我,却不想那少年突然底下头吻了他。

祖国的园丁坂田银八老师被人强吻了,还是个男人,还是个和他学生差不多年纪的男人!

“呜呜!!!”挣扎中,银八感觉撞掉了少年的眼镜。

少年愣了一下,随即又吻了下去。

刚松了一口气的银八再次被扎扎实实地吻住,而且对方居然得寸进尺地将舌头伸了进来,他甚至尝到了对方嘴里淡淡的甜味,草莓棉花糖的味道。少年笨拙地试探着,并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却带着十二万分的虔诚。

银八告诉自己要拒绝,但草莓棉花糖的甜蜜气息太过美妙,刺激着他的味蕾也刺激着他空空如也的胃,让他丧失了理智。

很饿,很饿,怎么也填补不了的饥饿感。

那种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饥饿感十分可怕,银八有点分不清是自己要被吃掉了还是面前的少年被他吃掉了。

银八是个GAY。

算不上秘密,不少人都试探性的询问过他的性取向,而他向来都是如实回答。但其实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都不太相信他是个GAY,因为他们经常目睹这个国语老师没收了小黄书后自己在教职员室偷看,笑得一脸淫荡,有时还会流鼻血。

其实银八只是想掩饰自己的无情。因为他忘记了要怎么再爱。

银八是个孤儿,5岁的时候被人领养。领养他的男人是个小学老师,眼神清澈,笑起来温和有礼,待人也总是一派谦和。男人名叫吉田松阳,是他的老师,他的养父,也是他曾经的恋人。

既然打上了“曾经”的便签,可想而知这段禁忌的恋情未能迎来一个大团圆式的结局。

倒不是因为谁厌倦了谁,原因有些八点档肥皂剧,松阳在银八成年的那天出了车祸。可惜现实不是电视剧,没有给任何人拒绝的机会。车祸发生的时候吉田松阳当场死亡,银八没能见到他的最后一面。

在接到警察的电话之前,银八和众多参加成人礼的同学一样,一起站在礼堂里听主席台上的秃顶教导主任废话,甚至因为吉田松阳未能及时出现在会场而闷闷不乐。然而下一秒,所有的一切都不同了,才刚跨入成人行列的男孩失去了这个世上他最亲和最爱的那个人。

18岁的坂田银八就这样蹲在原地哭得撕心裂肺,周遭投来的异样目光和窃窃私语他一概不顾。

最初的那段时候相当难熬,他不敢回家,空旷的二层小洋房让他害怕,总觉得下一秒就会化身血盆大口将他吞没。他开始整天待在甜品屋,点一桌子甜到发腻的点心,然后将它们一点一点地吃下去。明明甜到让他牙痛,也腻味得令他想吐,可就是无法停止咀嚼的动作。

很饿,很饿。灵魂深处空荡荡的,他必须装点什么将它填补上。

再后来是怎么熬过去的,银八自己也不记得了,大概是时间久了也就渐渐地习惯了,就像他渐渐地习惯了每天摄取糖分一样。

很久很久没有再出现这样的饥饿感了,少年的吻令他恐惧,也让他火大。

狭窄灰暗的天空,烟花成片的绽放,耳边是令人烦躁的爆破声。

真是令人不爽。

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银八伸出舌头化被动为主动,技巧性地吮吸对方的唇齿。少年很明显地吓了一跳,抓着他手腕的双手一松,想要推开他。银八看准时机,在少年伸手前握住了他的双手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他牢牢抵在墙上。

相较于丝毫没有技巧可言的少年,银八的吻明显带着色情的挑逗意味,舌头如同水蛭般紧紧吸附着对方,像要将他的灵魂掏空。明明周围都是烟花炸开的响声,巷子里却充斥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水声。

等到天空再次恢复沉寂,银八终于放开了少年,但因为分开的太快两人之间拉出了一条细长的银丝。

银八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眯着眼对面前的人说:“这才是接吻。”随后又俯身靠到他耳边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想上我就认真一点。”

少年浑身一颤,猛地将他推开,踉跄着跑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的银八,望着少年狼狈逃窜的背影笑得花枝乱颤。

2.
银八是被热醒的。
  
昨晚忘记拉上窗帘了,上午的阳光还不算猛烈,却也晒得他睁不开眼。

眯着眼坐起身,呆了几秒后习惯性地抓过床头柜上的眼镜带上。睁开眼的瞬间只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即身子一歪便重重摔回床上。这一摔又扯到了后背的伤口,银八只觉得一阵火辣辣的痛,吸了两口气,又弯着嘴角笑了起来。
  
这不是他的眼镜,而是某个强吻了他的“现行犯”遗漏的“罪证”。
  
想起那个色厉内荏的年轻“犯人”,银八越笑越大声,到最后完全是抱着肚子将脸埋在枕头里忍笑了。
  
一个回吻就吓得落荒而逃,真是再单纯不过了。虽说昨天的经历略微有些悲惨,但他真的是很久没有这样放肆的笑过了。
  
关于昨晚的悲惨后续,主要原因在于他那高达800多度的近视眼。没了眼镜无异于睁眼瞎的银八,坐在地上笑够了后才想起事态的严重性。

趴在巷子里撅着屁股找了半天眼镜还真让他找到了,可一戴上就发现度数不对,很明显这是逃走的少年的。最终银八只能睁着一双无辜地大眼迷茫地往商店街走。
  
在巷子里因为空间的限制倒没出什么大问题,反倒是到了出口时让他却步了。商店街的霓虹灯仿佛前一刻开在巷子上方的烟花,满眼的火树银花,让他完全搞不清方向,想要看清店铺的招牌更是困难重重。
  
他只能一家一家慢慢地看过去,停停走走,其间被人搭讪和询问是否愿意加入牛郎俱乐部数次,踩到路人数个,撞上路灯柱数根,踏空阶梯无数。终于找到家居酒屋后,又因为看不清菜单点了最讨厌的蛋黄酱,老板还不给退货。
  
吃饱喝足,回家的路程也同样艰辛。好在商店街离他家不远,大大降低了遭遇安全隐患的程度,仅仅只是在家门口摔了一跤而已。
  
终于笑够了的银八从床上爬起来,拉开抽屉取出备用眼镜戴上,随后从衣柜里拉出一件粉色衬衫换上。
  
下午要回学校宣布Z组熊孩子们的成绩,现在时间还早他决定先去趟书店把小绵羊拿去修,顺便解决早饭和午饭。

走进小书店的时候迎面遇上了一个意料外的熟人——志村新八,他的学生。

“吆!”银八叼着冰棍,举起右手口齿不清地打招呼。

怀里抱着书的眼镜少年愣了一下,随后微笑着回礼。

“老师。”

“买了什么?工口书?”银八盯着他手里颜色艳丽的装订刊物,笑得一脸了然。

新八的脸刷就红了,挥舞着手里的刊物急忙解释道:“不、不是啦,只是普通的参考书!”

银八顺着他的手扫过去,封面上果然是XXX高考解析的黑色印刷体,原本亮闪闪的眼睛一下子就黯淡了。

“新八君,你真的是热血冲动的青少年吗?年轻人要有激情才对嘛。”

新八低头嘀咕了句:“其实我很冲动。”

“什么?”银八没有听清。

新八笑着摇头,“没什么,老师是来买工口杂志的?”

“老师我从来不需要自己买杂志,不听话的小鬼会乖乖给我送上门来。”几口解决了冰棍,木棍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随后将手放在裤子上蹭了蹭。

“我是来取小绵羊的,昨天半路抛锚寄放在这了。”

“原来如此,本来还想蹭老师的车去学校呢。”新八略带遗憾的歪了下头。

“对了老师,姐姐和小九、小猿、小神乐一起去海边度假了,下午大概是来不了了。”

银八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想也知道都跑出去玩了,反正下午也就发布一下成绩,例行公事办念叨几句暑期的安全事项,嘛,不来也无所谓。新八君要不想去也没事,补考都通过了,路上要是遇到同学帮忙通知一声。”

新八点了点头。

身后有顾客拎着一叠漫画挤出来,两人往旁边靠了靠。待那人走后,银八冲他点了点头,往里去找老板了。

新八抱着书往外走,手心一片潮湿冰冷。

店里的冷气开得似乎太大了点。

银八走出书店的时候发现本该已经回家了的少年正站在自己的小绵羊旁,个子不高却站得笔直挺拔,有种这个年纪才有的生机勃发。

“有事?”

“喜欢的CD忘在教室了,反正都要回学校就想着和老师一起去好了。”随后指了指小绵羊旁的单车,“我有骑单车来,可以载老师去学校,小绵羊大概没这么快能修好。”

“喂喂,不要随便诅咒别人的爱车。”银八掏出钥匙试着发动小绵羊未果,挠了挠头说:“要真的不行你就带我吧。”

还真让新八说中了,小绵羊的电瓶有些问题需要测试,说是最快也要等明天才能知道结果。

银八咬着半颗卤蛋愤愤地骂:“乌鸦嘴!”

坐在对面的“乌鸦嘴”同学无辜的眨了眨眼,夹起碗里的一片叉烧放进嘴里,“随便说说的嘛,哪知道就这么灵。”

“这顿饭你请!”银八拿筷子指他的鼻子。

新八垮下脸,可怜兮兮道:“老师,我买书的时候把钱花的差不多了。”

“咳……”正在喝汤的银八被呛到了。

新八放下筷子给他拍背,“要不回学校后我把CD抵给老师。”

“什么CD?”

“阿通小姐新发售的《你的老师是个XXOO》。”

银八正准备去抽纸巾的手停在了原地,皱着眉头道:“总觉得你在耍我。”

“?”新八脸上挂着不解。

银八无奈地用手扶住脸,“啊啊,这次我请,记得下次要请回来。”

“是!”新八很郑重的应了,然后呼啦啦几下解决了碗里的面条。

银八结完帐走出店后,新八递给他一个粉色的冰淇淋。

“不是没钱了吗?”不客气的接过,一口下去,香甜的草莓味在嘴里融化。

新八眯着眼微笑,“买个冰淇淋还是够的,就当给老师赔罪。”

银八递给他一个“这还差不多”的表情,心安理得地做到了单车后座上,丝毫没有考虑只到他下巴的少年是否载得动他。

新八倒是不介意,跨上单车就开始往学校蹬。

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银八太重了,刚起步的时候单车在路上划出一个颇具艺术感的S型,吓得银八在后面哇哇直叫。

一路颠簸地到了学校,银八径直去了教职员室,教室里只三三两两的坐着几个人,看情况接下来也不会再增加了

新八和围在一起聊天的几个同学打过招呼后,径直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发呆。头上的风扇哗啦啦响着,却并没有带来多少凉意,让他生出一种身处沙漠的感觉,没来由的烦躁。那个银发的男人进来的时候,这种莫名的烦躁情绪才开始舒缓。

男人推了推眼镜,对空荡荡的教室没有什么反应,开始按学号报补考成绩。新八只觉得他那一张一合的双唇像条溺水的鱼,等待着他的拯救,又觉得像条吐着信子的毒蛇,美丽却危险。

想起那双唇柔软而又甜蜜的触感,新八开始窃喜,烟花下的初吻太过美丽,令他迷失自我。但窃喜过后便是长久的不安,这种偷来的柔情毕竟不是真正属于他的。

想要将他变成自己的所有我。

不管你现在属于谁,我都会努力让你变成我的。

“发什么呆呢?”

前一秒还在脑海的脸突然放大出现在面前,着实吓了他一跳,强壮镇定道:“没什么。”

“走吧,回家。”

教室里除了他俩几经没有其他人了。

“嗯。”

“CD带上了?”

“带了。”

其实原本就没有这种东西。

“要把我载回家。”

“好。”

回去的时候太阳已经没有那么大了,临近傍晚的天空被无数的晚霞染成了可口的橘色。

银八坐在单车后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瞌睡,风一吹又清醒一下,而后继续眯着眼打盹,如此循环。

新八想起最初遇到银八似乎也是在这样一个晚霞漫天的凉爽黄昏。那时的他才十岁,银八也还是个少年,和现在的自己差不多的年纪。

那天,他的父亲去世了。

已经开始懂事的孩子对于死亡的含义虽还不真切,却也明白父亲再也回不来了。难过地从闹哄哄的家里逃了出来,边哭边往秘密基地跑去。到了作为秘密基地的大桥下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也在哭鼻子的少年。

少年长得很好看,银色卷卷的头发好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哭得红红的眼睛红红的鼻子,像极了父亲和他养的小兔子。

少年也发现了他,吸着鼻子望着他,然后恶狠狠地说:“你什么都没看见,明白吗?”

新八吓了一跳,也忘了哭,大声喊了句:“明白!”

这一下倒是把少年逗乐了,“噗”一下就笑了出来,有种春风化雨的柔和。看他笑,新八也跟着笑了。

少年冲新八招了招手,他便傻乎乎的跑过去了,还甜甜地叫了声“哥哥”。

少年摸着摸他的头说:“你为什么哭啊?”

新八顿了一下,随后撇撇嘴又哭了,“爸爸没有了。”

少年显然愣住了,蹲下身轻轻地抱住他拍着他的背说:“哥哥的爸爸也没有了……”说着也开始轻声哭泣。

失去父亲的少年和小小少年就这样相互拥抱着哭泣。

两人哭了很久很久,后来不知是谁的肚子先发出的声音,才发现天空飘满了橘色的晚霞。

“我饿了。”新八有点不好意思。

“我也是。”少年也红了脸。

“我有糖哦,草莓牛奶味的。”新八献宝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两颗粉色的糖果。

少年小心翼翼地拨开一颗放进嘴里,随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哥哥,你真好看。”诚实的孩子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笨蛋,哪有说男孩子好看的。”虽然是骂人,可少年的眼角还是忍不住流露出笑意。

“是真的很好看嘛。”新八嘟着嘴不满道。

后来两个人坐在一起天南地北的聊天,少年的许多话新八都似懂非懂,但他还是觉得有趣。

分别的时候两人约定了不能再哭,要坚强,要像个男子汉。

新八又再去桥下等少年出现,但那次分别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那个笑起来温柔异常的少年了,直到他上了高中,遇上那个吊儿郎当的班主任。只是,银八已经不认识那时那个小不点了。

“老师。”新八望着远处的天空,笑得无比温柔。

“嗯……”

“我喜欢你。”

“什么?”

“没什么。”

没听见也没关系,反正我找到你了。

3.
连续几天的阴沉后,终于还是下雨了,新八望着窗外黑洞般的天空出神。

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个性,胆小懦弱,没有什么大追求,强吻银八算是这辈子做过最勇敢的事了。

那种抑制不住的冲动令他自己都感到害怕,内心深处某个阴暗角落有什么在一点一点膨胀发酵,如同野地里疯长的藤蔓。明明很不安,却莫名的令他愉悦,带着对他人的恶意肆意蔓延。

但他始终只是胆小的新八,因而银八对他说“新配的眼镜很不错”时,新八慌了神,逃也似地蹬着单车以最快速度离开那双似乎洞察一切的猩红眼眸。

他不知道银八是不是如同那天一样笑得前仰后合,只知道他认出自己了,他其实什么都知道。更可怕的是心里的野兽正在叫嚣着想把对方吃掉,所以他只能逃跑。

从未想过要伤害他,也从未想过要用强硬的手段让他屈服。从十岁的那场相遇起,银发少年脆弱柔软的身影就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怎么也驱逐不掉。更可怕的是,这种凭空而来的渴望非但没有随着时光流逝被淡忘,反倒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演越烈。

事情的发展,从一开始就已经脱离了正轨。

新八叹了口气,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凌晨2点56分。

失眠的第三天。

天花板张着狰狞的面孔,似乎下一秒就要将他吞没,而后在其中缓慢地,一点一点,腐败糜烂。

似乎也不算太糟糕?

新八笑笑,再次掏出手机,解锁进入相册。页面跳转,密密麻麻全是银八的照片,站着的、坐着的、微笑的、无奈的、抓狂的……如同即将涌出屏幕的潮水。

几乎所有的照片都没有面对镜头,角度也都相当微妙,新八却看得格外仔细,一张一张翻得缓慢,深怕遗漏了照片中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

一旁的矮桌上并排放着两副无框眼镜,反射着手机微弱的蓝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眼。墙上挂钟的滴答声和窗外淅沥沥的雨声,也让他静不下心来。

新八放下手机,感觉脑袋里的神经末梢打了无数个结,乱糟糟地理不出头绪,有什么就要呼之欲出,偏偏就是找不到症结所在。

纠结着纠结着也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雨已经停了,只有屋檐下不时传来滴水声。

新八眯着眼打开窗,湿润的空气夹带着凉意扑面而来,原本还有些迷糊的他瞬间就清醒了,连带着心中的那个结似乎也解开了,莫名心安。

外面的世界湿漉漉的一片,天空微微亮了一些。地面上、屋顶上,就连树叶上都闪着水润的光泽,有种雨后自然的清新与恬淡。

新八深深地吸了口气,目光落在静静躺在桌面上的无框眼镜上,露出一个终于释怀的安定神情。

平淡、不起眼,又没有存在感,就算是这样的我也会有做梦的时候,也会妄想可以把你牢牢抱在怀里。

所以请允许我偶尔的放肆吧。

天开始渐渐地亮了起来,街上的路灯整齐的在眼前熄灭,新八吹了个口哨,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是即将出征的战士,内心忐忑而凝重。

银八家在商店街附近,和新八家的道场隔了近半个小镇,骑车也要将近四十多分钟时间。不过出门的时候天还没亮,照银八的个性放假的第一天大概不会一大早就起床,他大概会吃一个闭门羹。

但就算是这样,新八也丝毫没有减缓骑车的速度,他只是想快一点赶到银八身边,只是想默默守在他身旁,快一点再快一点,多一秒再多一秒……必须趁着内心的冲动消失前赶到,不然他怕自己退缩。

喜欢这种情感真的是很莫名其妙,除去小时候的那场相遇,银八对于新八来说也不过是彼此稍有了解的陌生人罢了。但他就是明确的知道自己喜欢他,不管是过去那个少年还是如今的这个大叔。哪怕银八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毫无为人师表可言,也还是喜欢着。

酝酿了太多年的情感早就发酵成熟,散发着蛊惑人心的香味,骚动着新八脆弱的灵魂。

两侧的风景如同电影胶卷般飞快的向身后跑去,清晨的阳光不像正午时那样具有侵略性,显得也更和蔼可爱。

“啊啊啊啊啊!!!!”骑到一处空旷的田野的时候,新八全尽全力对着天空大喊,像是要把积聚在身体里的软弱全都发泄掉。

到达目的地后新八出了一身的汗,T恤已经湿透了,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银八果然还没有起床,大门紧锁,卧室拉着厚厚的窗帘。

新八有些失落,又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虽然一时冲动过来找银八,但他其实并没有想好真见到人后要说什么。

将单车推进院子里停好,随后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开始发呆。

这样也很好,只要知道他就在自己附近就够了。
  
银八醒来时无比满足地伸了个懒腰,如同一只终于睡饱了的猫。光着脚跳下床,拉开窗帘时被窗外的阳光刺了一下。终于不再是前两天那种灰蒙蒙的阴天了,远处的屋顶闪着闪亮亮的光,雨过天晴的爽朗。

银八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视线落在了院子里。

那辆脚踏车看起来似乎有点眼熟。

下楼刚一打开大门就有一团黑影倒了下来,吓得银八连忙向后退。

新八因为凌晨的失眠和清晨的剧烈运动早就疲惫不堪,在门口坐着忽视乱想时一不小心就靠着大门睡着了。银八一开门他就随着惯性往后倒,后脑勺还磕在了地板上,发出巨大的一声“咚”,痛得他立马就清醒了。

“志村同学你还好吗?”看清黑影是什么时银八松了口气,而后又被那声巨响吓到了,急忙把捂着脑袋的少年扶了起来。

听声音就很痛,不会脑震荡吧。

翻出家里的药箱给新八擦药的时候没发现什么大的问题,磕到的地方就稍微有一些红。反正是在头上,头发一盖也看不到。

“志村同学找我有事?”放好药箱银八从冰箱里翻出一袋土司拿到客厅开始吃早餐。

新八摇了摇头。

“假期我都起得挺晚的,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啊?”

“手机忘在家里了。”刚一说完,肚子就跟着叫了起来,新八此次只想找个裂缝钻进去。

“没吃早餐?”

“嗯……”

银八拎起袋子晃了晃,“一起吃吧。”

新八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一片开始啃,他是真的饿了。

大概是觉得师生二人沉默着啃土司的气氛太过奇怪,银八打开了电视。只是不时传出的笑声非但没有起到调节作用,反倒显得气氛更加尴尬。

银八拿着遥控开始换台,画面切过一个又一个就是没有一个顺眼的,索性又将电视关上了,室内再次呈现一片寂静。

“老师,这个还给你。”再次打破沉默的是新八。

“嗯?”新八手里的是银八再熟悉不过的那副无框眼镜,他笑着拿了过来。

“果然是被你拿走了。”银八将摘下的备用眼镜放在了玻璃矮桌上。

“对不起。”新八的心揪了一下,但他似乎并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

“那我也把属于你的还给你。你等一下我去卧室拿。”起身到时候却被新八拉住了手,“怎么了?”

“老师有喜欢的人吗?”新八低着头,银八看不见他的表情,却明显地从指尖感受到了他的紧张。还是一如既往的胆小,就像那天的小巷里一样,却也让他怎么也硬不起心肠斥责。

“啊~~~~~”银八拉长了声音逗他,果然低着头的少年开始微微的颤抖。银八几不可闻地笑了,“暂时算没有吧。”

“那……那我……可以喜欢老师吗?”新八抬起头,用无比坚定又炽热的目光注视着他:“老师不喜欢我也没事,可以先试着接受我吗?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老师,从八年前的那个黄昏开始就一直喜欢着了”

“八年前?”银八疑惑的皱了下眉。

“老师果然已经不记得了呢?八年前我们在镇子东面的荒桥下见过的,那天我的父亲去世了。”

银八这才恍然大悟,挠着脑袋笑道:“你是那个小不点啊!一下子长这么大了,我完全没认出来。”但面对着眼前少年认真的双眼就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老师可以试着喜欢我一下吗?”新八再次问道。

那神情认真地让他害怕,银八不由自主地移开目光。“我喜欢的那个人已经不再了,我不确定可以再喜欢上别人。试着和他人恋爱什么的也不是没有过,最终也不过是不了了之。”

新八站起身,温柔地抱住他,将头靠在他耳畔轻声说:“没关系,就算永远也无法喜欢上我也没关系。在老师找到真正喜欢的那个人之前请让我一直陪着你,我会永远永远守护着你。”

总有一天我会变得比你高比你壮,会有足够的勇气和能力保护你,只要你施舍一个微笑就足够了。

尾声

“哎?志村老师原来也是银魂高中的学生?”

讲台上戴着眼镜的英俊男子推了下眼镜道:“是啊,而且还是问题老师银八的学生哦。”

“只有脸可爱的银八老师居然会教出数学怪物?”前排的几个女生难以置信地怪叫。

新八笑着摇了摇头,“银八老师不仅教出了数学怪物,还有高富帅总裁、警\察、政界名人等等等等,可不要小看他哦。”

“骗人,银八老师居然这么厉害吗?!!!”教室里又因为这句话吵成一团。

“好了好了,”新八拍了拍手示意学生安静,“下周有小测验,回去要好好复习。”台下果然又在抱怨“数学怪物”的黑心。

新八也丝毫不在意,整理好教案后又笑着说:“只有脸可爱的银八老师可是我的恋人哦,小朋友们还是不要窥视比较好。”随后潇洒地捧着书离开了一片寂静的教室。

“哎???!!!!”片刻的死寂之后是巨大的惊叹。

今天的天气可真是不错。

新八推了推眼镜,愉悦地笑了。

END

评论
热度(14)

© 蘑菇种植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