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种植员

【土银】我是你的谁

三月的夜晚寒冷依旧,银色的月辉洒落在光秃的樱花树杈之上,清冷异常。这并不是一个适合赏月的夜晚,却有人倚坐在林中最大的樱树下,呆呆地凝视着那轮皎洁的满月。

而同时,在层层树影的掩映下,土方静静地注视着前方那个满身银辉的男人。

土方注视的那个男人有一头比月光更耀眼的银发,因为自然卷的缘故,所以总给人一种柔软的感觉。
他还有一双漂亮的眼眸,温暖的宝石红色。虽然大部分时间里是死气沉沉的死鱼眼,但土方清楚地记得他注视天际的目光,那是他人不曾目睹过的温柔。土方第一次望见这目光时便被深深吸引住了,但同时又烦躁了起来,因为那目光不是落在他身上的…… 
除此之外,他的皮肤也很白皙,在月光映衬下仿佛质地温婉的美玉,细腻温润。

土方不得不承认坂田银时其实是个很美的男人,只要平时不要总露出那懒散废柴的大叔样。不过,土方又很庆幸他的死鱼眼、甜食控,平日里总一副Madao样,不然现在在他身后的恐怕不会是自己了吧。 
但,就算现在在他身边的是自己,土方依旧不安,因为他总也看不明白坂田银时的目光,不明白那慵懒的眼神到底隐藏着什么。

土方不知道,自己在坂田银时心里到底算是什么人。 

 

银时收回注视着满月的出神目光,拢了拢单薄的肩臂,又往手心哈了口气,随即苦笑。
早知公园这么冷就该回家的,好过在外面吹冷风。不过,转念一想,才想起今天神乐去新八家了。
一个人的万事屋,丝毫不比外面温暖…… 

说起来,神乐其实是特意为了他才去新八家的吧,为了让他们独处……因为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呵,真是个傻孩子呢,明明是那么不情愿的神情,却还是和新八走了。
“今天银酱和那尼古丁中毒症患者在一起会比较高兴吧。” 
真是傻孩子,但又是那样体贴,其实是个好孩子呢。 
可是啊,有人今天根本不需要自己的陪伴呢…… 
想起那件事,银时再次苦笑。 

神乐走后,银时一个人在万事屋等土方,可是直到歌舞伎町点燃了霓虹迎来了它最妩媚的时刻,银时依旧没有等到那个总是一副不可一世的男人。
他有些焦躁,一边安慰自己土方一定是在哪忙着,一边守在电话旁。按照以往的经验,土方总会在工作的间隙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今晚不来万事屋了,或是等他回来…… 
直到总是喧闹着的歌舞伎町都褪去了浮华,银时也还是没有等到土方的电话。于是他开始不安,担心他是不是在工作时出了意外,因而他立马拿上洞爷湖冲了出去。

银时怀着不安出了门,可是事实却给了他重重一拳。 

银时刚走到真选组屯所附近,便看到前方一个一身粉色和服的美艳少妇亲昵的依偎在土方左臂,于是下意识地便躲到了拐角的阴影处。
“土方君,真的是很厉害呢,这么年轻就已经是真选组副长了,长得又这么帅,追土方君的女人一定很多吧?” 
他听到那个女人这样问他。 
土方瞥了眼少妇,淡淡道:“夫人说笑了,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真选组副长,哪会有女人喜欢。” 
哼哼,有女人会喜欢那蛋黄酱星人那就奇怪了。在心里附和的银时直接略过了曾经的三叶。
不过,土方这么说的时候,嘴角却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他没有察觉,躲在暗处的银时也没有发现,不过却被那少妇敏锐的捕捉到了。
“土方君你就承认你有心上人了吧,你的神情都已经出卖你了哦,想来土方君的心上人绝对是个美人。”

 

不愧是“天道众”中高层的夫人,洞察力非凡。土方开始对身边的女人改观,原以为只是个靠皮相才坐上“天道众”夫人的宝座,没想到她还有不逊于外貌的聪明才智的。 
今天幕府实际的操纵者“天道众”高层突然来访,其中之一还带着他娇美的妻子,因而真选组上上下下全忙了个底朝天。这位夫人想去外面走走,由于近藤局长要陪那些高层,总悟这超S是不能信任的,所以这艰巨的任务便交给了他。 
原本今天他是想去陪银时的,但由于工作的关系便搁了下了,倒霉的是手机又刚好没电,因而他打算送少妇回真选组后在去趟万事屋。
不过,这位夫人还真是个健谈的人,一路聊过来都不见她停一下。 
刚才听她谈到女人,没来由的就想到了那一头柔软的银色卷发。 
呵,女人是真的没有,不过男人倒是有一个,虽然…… 
“那家伙可从来没有正式认同过我们的关系。”他不知道在那个懒散的万事屋眼里,自己到底是他的谁。
“嘛嘛,土方君这么能干,又帅又有钱,还怕她会跑了不成?”少妇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
“希望如此吧。” 

 

将两人的对话一丝不漏的听下来的银时,只觉得呼吸都困难了起来。其实土方嘴里的“那家伙”便是银时,但银时不知道,他以为土方有了心仪的女人,因而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不可抑制的痛了起来。
原来…… 
鬼使神差的,银时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然后异常镇定的与满脸惊讶的土方打了个招呼,“哟,多串君。” 
“万事屋?你怎么在这?”这么晚出门,这家伙都没有一些安全意识的吗?
“天气不错,出来散个步。多串君,你忙你的。”说完便继续往前走,不过因为实在是心痛的受不了,所以银时一向散漫却坚定脚步有些踉跄。

既然你已经有心上人了,那我算什么呢,我到底算是你的什么人呢? 

土方看出不对劲,也实在的放心不下,因而对一旁呆呆望着银时的少妇道:“夫人,真选组已经到了,我是否可以先离开了。” 
“呃?哦,土方君是你要有事便去吧。” 
“谢谢夫人了。”少妇刚说完土方便追着银时消失的方向去了。
“啊呀,原来真的是个美人呢。”少妇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土方望见银时缩了缩肩,这才发现他穿的很单薄。 
“切,真是麻烦的家伙。”土方将烟叼在嘴上,上去一把扯起坐在地上的银时便往外走。

“手这么冰,你都不知道加件衣服再出门吗?” 
银时没有出声,任由他拉着自己。他不想告诉他,自己是因为担心他才忘了加衣服,因为没有那必要,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质问,想要放声嘶喊。

“呐,多串君,我到底是你的谁?” 
“哈?”土方停下脚步,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这个总让自己失去理智的男人。
“我才一直想问你,万事屋,我是你的谁?你的心里真的有我吗?” 
看到土方反问自己银时也火了,“你是我的谁?告诉你,谁都不是,才不是那个让我挂念担心的人,让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注视的那个人,才不是……你不是有心上人了吗,干嘛还问我是你的谁?”说道最后,仿佛自言自语,那样的轻…… 

但土方还是听到了,一想到那句“心上人”便全明白了。平时敲竹杠的时候不是很精明吗,怎么到关键时候就变笨了,真是。 
土方将银时拉入自己的怀中,俯身在他耳畔轻声说:“白痴,我说的心上人是你啊。” 
…… 
银时抬眼望着面前这个英俊的男人,吐出两个字:“骗人。”然后又疑惑般重复了一边“骗人”,不过口气明显有了松动。 
土方摆正银时的脸,望着他的红眸一字一句道:“不是骗人,我在说一遍,我的心上人是你——坂田银时,除你之外不会有别人了。你是我摆在胸口左边的那个人,是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那个人!” 
土方不会甜言蜜语,但他有他的承诺。 

三月的夜晚寒冷依旧,但你若仔细观察,便能看到光秃的樱树上冒出的娇小花苞。
已经是春天了呢。 

“呐,土方,我是你的谁?” 
“切,笨蛋。”温柔到上扬的语调 

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摆在胸口左边的那个人,是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那个人。


很多年前写得老物了,貌似是我人生中的第一篇同人文。重看一遍发现我写得东西数年如一日的渣……再一想,这么多年我好像也没写过多少文……

评论(2)
热度(3)

© 蘑菇种植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