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种植员

【冲银】野猫驯养日记

翻到了之前在贴吧挖得坑,备份一下等写完论坛体开填

论坛体写完遥遥无期,这个坑大概填不上


9月21日 晴转暴雨 


早上起床,给土方发了条慰问短信后去浴室洗脸刷牙。

洗漱完毕后,土方的信息已经回过来了,一如既往没有新意的三个字。

对其词汇量之匮乏进行了一番鄙视,下楼去吃早餐。

太久没有补充的冰箱只剩一袋饼干和一盒即将过期的牛奶。

犹豫了片刻放弃了牛奶。

靠着沙发坐在地上啃饼干,感觉真是不能更蠢。

电视里全是些没有营养的广告,害我开始犯困。

一个人在家果然好无聊,屋子里空荡荡的,似乎连空气都是冷的。

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该养只宠物。

土方就很不错。


为了不让自己又把美好的一天睡过去,我决定出门挑一只宠物。

当然不是去土方家进行捕捉。

袭警的风险太高,我可不想被宠物一枪崩掉.

虽然我很想驯养他。

走出玄关的瞬间,被久违的阳光刺痛了眼睛。

外面又晒又热,我有些后悔出门了。

但我不想待在家里,里面什么都没有,空虚的感觉会把我杀死。


今天的阳光似乎格外灼人,晒得我头晕。

虽然我的挎包里有把晴雨两用的折伞,但像女人一样撑把伞扭扭捏捏的走在阳光下绝对会成为我人生中最阴暗的回忆。

连续逛了几家宠物店后,我开始记不清宠物店到底是卖动物的还是植物的。

挂在天上的太阳也烦躁的让人冒火。


往年的九月真的有这么热吗?

宠物店里的狗都是这样一幅蠢样吗?

路上那些露着油腻肥肉的母猪都不会自卑吗?

啊啊啊!热死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路边有不少冷饮店。

不幸的是,所有的冷饮店都挤满了人。

更加不幸的是我貌似挑了家最糟糕的。


人山人海的店里弥漫着浓重的狐臭味,连送上来的冷饮似乎都带着汗味。

我就这样捧着一杯墨绿色的奇异果汁占据冷饮店一角,思考着要不要捧着它坐到太阳落山。

当然,我的这一想法最终没有实现。

我连将那杯汗味果汁捂热的时间都没有,天空便聚起了乌云,并且很快下起了暴雨。

嗯,这下我不用担心像女人一样撑把伞走在路上而给我的人生留下污点了。

店里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我觉得肚子有点饿,就叫了份炒饭。

吃完后的唯一敢想是,果然那汗味不是店里的客人的。


有点想吐。


雨下的很大,就算撑着伞裤子也还是湿了大半,鞋子也早泡了汤。

街上没什么人,一眼望去只有零星的几把伞和黑压压的天空。

明明之前还有那么多人顶着烈日在路上行色匆匆,一下雨反倒没了踪影。

我已经失去对宠物店里那些蠢狗的兴趣了。

啊啊,果然不是土方就不行吗?

我开始严肃地考虑要不要冒着被捕的风险去给土方带上项圈。

被崩也无所谓,因为这样比较有趣不是吗?

不过很快,我的注意力被角落里的垃圾堆吸引了。

确切的说是垃圾上躺着的一团银色不明物。


是猫吗?


走进几步后,耸拉着毛发的银色物体睁开了眼睛。

瞳孔一片猩红。

警惕地打量了我一眼,很快就重新闭上了眼。

是觉得我没有威胁?

还是,死了?


出于好奇,我上前摸了摸他的脖子。

还有脉搏。

移开手的时候发现那双猩红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

这次眼神里没有警惕,但也看不出情绪。

他身上很冷。

也难怪。撑着伞的我都觉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更何况这家伙不知道已经在雨里淋了多久。

下雨之前的闷热似乎只是皮肤残留的错觉。


扔着不管的话也许就会这样死掉吧。

在垃圾上腐烂发臭,直到自己也变成垃圾。


似乎是累了,毛团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豆大的雨滴不断落在他身上,溅起一片细碎的水花。

形状姣好的眉纠结成两条不完美的曲线,连嘴唇都已经泛起一片灰白。

明明已经狼狈不堪,看起来却依旧骄傲的不可一世。


真是有趣。

望着这安然躺在垃圾上的家伙,阴郁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不能养狗的话,养只猫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比起训狗,驯养一只野猫不是更有挑战性吗?


9月22日 小雨


今天也依旧在下雨。

虽说不用忍受炎热了,但我同样讨厌潮湿的感觉。


早上起床的时候被身边不属于自己的热量吓了一跳,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团乱七八糟的银色卷毛。

猛地坐起身盯着身侧的卷毛注视了很久,然后想起这是我昨天捡到的野猫。

似乎是被我的动静吵醒了,身边的家伙抖了抖睫毛,睁开了眼睛。

不似昨天的猩红,酒红色的眸子带着湿润的雾气,一副没睡饱的模样。但不得不说,那确实是一双漂亮的眼睛。

我的眼睛也是红色的,但我已经记不清上次被人夸奖是什么时候了。


“早上好,小野猫。”

愉悦地和身边的宠物打完招呼,感觉心情瞬间明朗了不少。

小野猫坐起身,转着眼珠打量我的卧室,随即又将目光投到我身上,张了张嘴却只发出一个沙哑的音节。


“你是我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宠物。”我微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感觉有些烫手。

也难怪,淋了这么久的雨生病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有我的原因。

昨天到家只是草草给他擦了个头发,脱掉了湿外套,就把他扔到了床上,里面的衬衣根本就没脱。

早知道应该把他脱光的。


小野猫似乎是觉得我讲了个并不好笑的笑话,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略有些扭曲的笑容,拍开我的手重新躺回被子里。

看着不听话的野猫,我有些不开心。

“你同意当我的宠物的。”

我并没有说谎,虽然我有说谎的习惯,但确实是这只来路不明的野猫自己答应的。

为此,原本只是报废了一双鞋的我,又报废了一身衣服。


向来都是行动派的我在决定要驯养后就把他背回了家。

浑身湿透的家伙并不像看起来那样瘦弱,意外的很有分量,因此把他放到背上花了我不少功夫。

我就这样一路淋着雨背着他回家,路上偶尔出现的行人都一脸感慨的看着我俩,似乎把我当成了接酒鬼父亲回家的悲情少年。

感觉很好笑。


走到半路的时候我问他:“我可以驯养你吗?”

身上的家伙过了很久都没有反应,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回答了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传来一个低低的“啊”。

我对这答案非常满意。

其实不管他答不答应我都是要驯养他的,不然我干嘛费这么大劲把他背回家。

当然了,要是否定答案,我可能会把他扔进浴室里继续泡冷水,而不是把他扔到床上一起盖着被子睡觉了。


小野猫皱着眉头,似乎是在努力回忆,不过似乎成效不佳。

我真的很不开心,明明之前是自己答应的,现在想要反悔吗?

因为不满,我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开始挣扎,但因为在发烧的缘故,抵抗的力量并不强烈。不然我还真没自信能压制住这个比我高大的男人。

不一会,那原本因生病而不正常潮红着的脸开始失去血色。因为缺氧,他开始再次拼命挣扎。


“做不做我的宠物。”因为兴奋,我抑制不住地开始微笑,同时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的瞳孔缩小了。

我想我看起来一定很疯狂,因为不听话的野猫眼里满是惊悚。

他不停地扒着我的手,然后极为艰难地点了点头。

松开手的瞬间,他开始疯狂地咳嗽,咳嗽完又弓着身子在床上干呕。

床单和被子肯定是要换了。

真可惜,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套寝具。

我皱了皱眉,不过什么都没对他说。

毕竟清理宠物弄脏的东西是主人的义务。


有那么一瞬间,我是真的想把他掐死。

这种感觉很可怕,却又莫名地具有诱惑力。


安静下来后,想起我的宠物在发烧,于是想把他带到浴室打算给他泡个热水澡。

把手放到他身上时,明显地感觉到他抖了一下。

好像被讨厌了呢。

不过没关系,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驯养他。


一手放在腋下,另一手放在腿弯处,将他打横抱了起来。虽然有些重,但这并不困难。

我的宠物露出了吃惊的神情,似乎是不敢相信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我居然能抱动他。

我开心地对他露出微笑,他却面无表情地转过了脸。

不过当我将他放进浴缸解衬衣扣子的时候,那张脸终于又有了松动。


“放手。”男人一把挥开我的手,指甲划过我的手背,拉开一道不算严重的口子。

就算同意当我的宠物了,野猫也依旧还是野猫。


我并不打算和他计较,耸耸肩出了浴室,让他自己洗。

正好家里的药都过期了,我得去买些必要的常用药品。

啊,顺便还得要去趟便利店,冰箱都空了呢。


从外面回来后,径直去了浴室,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我有些慌张。

好不容易捕获了一只宠物,可是我任由他逃跑了。

狠狠踹了浴室门一脚,将手里的便利袋扔进了垃圾桶里。


回到卧室的时候发现地上扔着一堆物体,是我的床单和被子。

视线上移,发现床上拱起了一块,卷毛的男人真的就想一只等待主人回家的宠物那样静静地躺在里面。

床单和被子是新换的,看花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家里有这样一套备用寝具,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翻出来的。


他没有逃走。

我承认我很开心。


男人动了动,乱糟糟的脑袋探出被子,用沙哑的声音说:“回来了啊。”

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这一刻我才清楚的认识到其实我是在犯罪。

擅自将他带回家,让他做自己的宠物,这和非法监禁没有区别。

要是被土方知道的话我一定会被捉去蹲班房。


为什么不逃走?

为什么不逃走!

为什么不逃走……

明明可以逃走的不是吗?


“我饿了。”男人没有在意我的沉默,径自提出需求。


我愣了一下,想起被我扔掉的便利袋。

拎回便利袋,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全倒在了被子上。

男人什么也没说,低着头翻找起来,然后打开一盒牛奶和一袋红豆面包开始啃。啃完面包又剥了两颗感冒药吞了。

吃饱喝足后,将垃圾投进一旁的垃圾桶,把剩下的东西一样一样地重新装回袋子里。

似乎是终于想起一旁的我,男人拿起一个饭团放在我眼前晃了晃,说:“你不吃?”


突然觉得眼眶有点酸。

这是这三个月来第一次有人关心我。


罪恶感也好,犯罪也无所谓,我就是想要驯养眼前这只银色的卷毛猫。

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不是吗?


9月23日 阴转晴


久违的睡了一个安稳觉,没有整夜整夜的失眠,也没有整晚整晚的恶梦。

醒来时发现身边躺着的宠物依旧闭着眼睡得沉重,神情安静,不知道有没有做梦,不知道梦里有没有我。

不过梦到我的话大概只能算恶梦了吧。

我撇撇嘴,小心眼地期盼着他能梦到我。


窗外灰蒙蒙的一片,远处的路灯像一只空洞的眼睛。

墙上的时钟刚好呈现为一个90度直角,秒针不知疲倦的转动着。

数了会投射在天花板上的树叶影子,发现越来越清醒了,这样下去绝对睡不着。

微微侧转身,就着微弱的灯光我开始打量面前依旧睡得香甜的宠物。

棱角分明的脸庞,眉眼端正,鼻梁挺直,嘴唇的形状也很完美。

不得不说我的宠物是个相当英俊且有魅力的男人。


我有些妒忌。

一样都是男人,我却只被人夸过可爱。

出于报复心理,我捏住了他的鼻子。

原本以为小野猫会因缺氧而醒过来,而事实上,在我的手刚碰到他的时候就被挥开了。

小野猫嘀咕了一句“别闹”,随即翻了个身。

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刚刚的举动明显是下意识做出的反应。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宠物可能并不是一只野猫。

他可能是有主人的。


这样的发现让我的心情很糟糕。

死死盯着眼前的后脑勺,我恨不得把它撬开来一探究竟。

想着想着,眼皮开始打架,不知不觉就又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七点半了。

床铺空了一半,扔在地上的床单和被子也不见了踪影。

直觉告诉我,我的宠物还在家。

挠了挠头,打算先去洗漱一下。

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到了穿着睡衣站在厨房的小野猫。

睡裤的长度只到脚踝上方五六公分的位置,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看起来有些滑稽。

因为是我的睡衣。


屋子里飘着淡淡的米香味,似乎是在煮粥。

说来我已经好久没有正经的吃过早饭了,厨房也快有半年没有开过火了吧。

这么一想肚子就更饿了。

于是迫不及待地拉开椅子在餐桌前坐好。

厨房里的小野猫听到动静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又默不作声的回过身看火。

粥好后,盛了一碗摆在我面前,然后捧着另一碗坐在我对面“呼呼呼”的吹着气。

很普通的白粥,连配菜都没有,可是我却觉得很满足。

喝完一碗粥,发现对面的小野猫依旧在“呼呼呼”,大概是个猫舌。

还真的和猫一样啊。


无所事事的我只能盯着他看。

小野猫的脸色好了很多,应该是退烧了,恢复力惊人。

看着看着,突然想起凌晨困扰我很久的问题,心情瞬间又低落下去。

负面的情绪像沼泽里的污水,没过我的脖子,就快要溢出来了。


“你有主人吗?”询问本人是知道答案的最佳方式。

正在喝粥的小野猫呛了一下,擦了擦嘴,放下碗翻了个白眼。

“不就是你吗?”

我摇头,说:“之前的。”

“没有。”左手撑着脸,视线转向窗外。

“情人呢?”

对面明显愣了一下,将视线转回我身上,说:“虽然某些程度上来说情人和主人差别不大,可你这么问还是怪怪的。”

我不说话,注视着他。

男人眨眨眼,露出一个极具魅惑力的浅笑说:“身为牛郎,我有很多情人。”

“就是说你没有从心底喜欢的情人?”比起面前嬉皮笑脸的家伙,我可是很严肃的。

小野猫收起脸上的假笑,神情冰冷地说:“是。”

对于这样刨根刨地的追问,他似乎是生气了。

但我开心了。

没有从心底喜欢的人,那早上的下意识动作应该也是和客人之间的互动。


我很怕他的答案是有,和喜欢的人分开很痛苦,我比谁都清楚。

我不打算做这样残忍的事。

小野猫说他没有主人,那是不是表示我可以努力让他喜欢上我。

但我好像又惹他生气了。


气氛微妙的沉默下来。

我数着碗里剩下的米粒,思考应该怎么驯养一只没有主人的野猫。

对面我的宠物托着腮望着窗外发呆。


临近中午天空放晴了。

我的宠物把洗衣机里的床单被罩衣服都拎出去晒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洗的。

我站在一旁看他抖床单挂衣服,觉得很新奇。

“牛郎都是这么贤惠的吗?”

他笑了下,继续把剩下的衣服抖开挂到晾衣架上。

“因为我是个废材牛郎。”

我从上往下打量着面前的男人,穿着不合身的睡衣的男人完全看不出哪里像牛郎。

“话说你还是高中生吧。”晒完了衣服,我的宠物拎着篮子坐到了屋檐下。

“啊。”问到了我讨厌的问题。

“为什么没去上学?”

“四月份的时候辍学了。”

我的宠物没有继续问下去,站起身拍了拍裤子,说:“去买些材料回来,马上准备午饭了。”


午餐只是简单的豆腐味增、蔬菜沙拉和煎青花鱼,不过味道不错,我添了两次饭。

吃完饭,我主动承担了洗碗的任务。

洗到一半突然意识到,现在这种状况与其说是我在驯养他,还不如说是他在照顾我。

客厅里,我的宠物倚着沙发坐在地上看无聊的综艺节目,“咔嚓咔嚓”啃薯片的声音像只老鼠。看到有趣的地方就跟着电视里的大叔一起夸张的大笑,薯片渣掉了一地。

洗完碗,我径直走到我的宠物身边坐下,和他一起看其实并不好笑的综艺节目。他很自然的将薯片递了过来,我摇了摇头。

午饭吃太饱了。

才盯着电视没一会眼皮就开始打架,果然我不适合看无聊的综艺节目。

顺势躺下身,将脑袋枕在宠物腿上,打算打个盹。

我的宠物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下又一下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这种感觉莫名的熟悉。


傍晚的时候,我和我的宠物将院子里晾干的衣物收进来叠好。

一头卷发的男人在夕阳下显得格外柔和,让我莫名安心。

抛开我强加的“宠物”与“主人”关系,我和他明明连认识都算不上。

我不想放手,我想要牢牢抓住那份温暖。

我不想再被抛弃一次……

评论(4)
热度(28)

© 蘑菇种植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