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种植员

【安礼】失眠

到底是谁规定的白天工作晚上睡觉?

有灯的话晚上也同样可以工作的吧?

而且夏天明明晚上更加凉爽不是吗?

虽然也有晚上才营业的工种,但为什么大家都会下意识地觉得晚上的工作是见不得光的呢?

道明寺躺在床上来回打着滚,满脑子想得都是为什么晚上大家都在睡觉这种哲学问题。

大家都在睡觉的话就没人陪我练剑了,也没人陪我去食堂吃荞麦面了,更不会有人陪我玩游戏了。

所以说我为什么会失眠啊。

道明寺哭丧着脸从床上坐起,在望见对面床铺上睡得正安稳的室友秋山冰杜后,撇撇嘴跳下了床。


“呐呐,秋山,”在屋内来回兜了几圈无果后,他开始趴在室友耳边碎碎念,“起来陪我玩游戏吧。”

被骚扰久了的秋山眼皮跳了跳,却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呢喃了几句后扬起一丝浅笑。

望着这张平日里难道一见的笑脸,道明寺惊讶地张大了嘴,随即意识到自己接下来的行为将会对室友造成多大的困扰。

“对不起,秋山><!”认识到错误的道明寺立马双手合十,对着面前沉睡的室友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窗外夏虫和着凉风低低鸣唱,像在安慰这个温柔的孩子。


夜晚的屯所是与白日截然不同的平静,却又不是那么苍白的宁静。

无论是作为政府机关的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还是第四王权者领地的scepter 4,安全都是绝对的先决条件。24小时轮班的巡逻警卫队,随时待命的异能者,如蛛网般密布的安全系统,构筑起一道道结实的铜墙铁壁。

屯所的安全指数一直是道明寺引以为傲的存在,可惜他还没能得意多久就被赤王啪啪啪打了脸。

一想到曾经的第三王权者,道明寺抱着胳膊打了个冷颤。

慵懒如同蛰伏中的雄狮,既使看起来总是一副毫无干劲的样子,却依旧让人无法忽略其存在感。 

和室长截然相反,却又同样强大威严。

被这样一个看起来毫无破绽的王打了脸似乎也不是那么痛。

道明寺托着小巴沉思了一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屯所里执勤的队员遇到他都会停下来敬礼,向来以纪律严明著称的scepter 4成员并不会因为上司穿着睡衣在外溜达就流露出好奇或是八卦的神情。也许有,但也绝对不会当着当事人的面。

反倒是道明寺因为频繁的回礼开始烦躁。

失眠就已经够倒霉了,更可气的是屯所里为什么没有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啊!食堂的荞麦面听起来虽然寒酸,但比起副长的红豆泥真心是非常美味,只可惜现在这个点它不营业。

肚子好饿…… 


漫无目的地在屯所乱逛,出了一身汗,凉风一吹又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现在只求明天不要感冒了。之前因为通宵排队买限量发售的游戏请了太多假,伏见先生倒是还好,副长的话一定不会相信他是真的生病,搞不好还会被操练得很惨。

呜呜,肯定会被副长干掉的。

道明寺哭丧着脸叹气,开始后悔一时冲动就从窗户里跳了出来。至少宿舍里冷热适宜,没记错的话秋山的抽屉里还有一包饼干在。只是不知道这包连主人都不记得了的饼干是否还在保质期内。 

就在他严肃而认真地思考要不要回宿舍偷偷把那包饼干吃掉的时候,意外地遇到了那个男人。


一袭藏青色浴衣,捧着茶碗的手指苍白,是比手中瓷器更冷俊的颜色,泛着透明光泽的月牙白,刺得人眼睛生痛。深蓝的发丝梳理地一丝不苟,刘海却不羁地微微发翘,带着如同主人性格般的凌厉干练。

星空密布的夜晚弥漫着说不清道不明地暧昧气氛,被人精心照料的紫藤缠绕着长廊肆意生长,如同一张巨大而绵长的紫色长卷。身材纤长的男人就这样安静地端坐在花廊的长椅上,面前是一片宛如深渊的墨色,似乎随时可能将他吞噬。但他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腰背笔直,周深笼罩着朦胧的青色光芒,优雅而清冷,并不将眼前的黑暗看在眼里。

仿佛一幅色调偏冷的浮世绘,美丽却不真实。 


道明寺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而后毫不犹豫地转身,拔腿就想往回跑。

不幸的是已经来不及了。 

“道明寺君,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道明寺的顶头上司第四王权者宗像礼司先生,转过身微笑注视着定格在标准立式起跑姿势上的下属。 

“室室室室室室室长!”他真想扇自己两耳光,关键时刻怎么可以结巴啊喂!而后默默地在心里想,室长大人您不是也没睡吗!大半夜的无声无息地坐在走廊里很吓人的好不好! 

“哦呀,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我的头衔有这么长。”宗像疑惑地一歪脑袋,语气里尽是掩不住的笑意。 

“今晚真是凉爽,非常适合赏花喝茶呢,你说是不是道明寺君。”明明是询问句,用的却是陈述的语气。 

“是是是是是是是的!”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道明寺感觉自己的整张脸都烧起来了。 

 心好累,好想去死一死。 

“不用紧张,过来一起坐。” 

…… 

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是很想过去。  

踌躇了几秒,道明寺顶着一张视死如归的脸一屁股坐到了宗像身边。 

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身边的男人只是偶尔端起茶碗低头抿上一口,耳鬓的发丝微微晃动。道明寺则如同面对幼稚园老师的孩子般正襟危坐,双手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紧张到不知道该怎么呼吸。 

从本质上来说上司和幼稚园老师其实是一样的,两者都是团队最核心最具影响力的领导人,并且同样独断专权。

  

打破僵局的是一声巨大的“咕噜”声。面对上司温和无害的笑脸,道明寺真的已经连想死的心都提不起来了,干脆就这样让他蒸发掉比较好吧。 

“道明寺君真不愧是令人愉悦的玩具箱,每次都能给我惊喜。” 

不!室长求你不要再说了!我现在只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嗨,”出人意料的是向来以戏弄下属为乐的上司这次居然没有进一步毒舌,而是将一个精致的果碟举到了他面前,“请用。” 

荷叶形状的碟子上静静躺着两个樱花形状的和果子,散发着清甜的味道。 

“真、真的可以吗?”话音未落肚子就又不争气的开始叫了,道明寺识相地闭了嘴,“嗖”得拣起和果子捧在手里开始啃。 

红红红红红红豆泥馅的!!! 

惊悚地发现里面居然是副长最爱的堪比生化武器的食物后,道明寺吓得差点把样子精美的点心掉到地上,味蕾上绵延融化开的甘美却让他打消了顾虑。并没有想象中甜到发腻的粘稠感,细腻的豆沙居然如同冰淇淋一般入口即化,甚至还带着点凉凉的薄荷味。 

原来红豆泥是这么好吃的东西吗?!!!那副长“送”的那些为什么都那么难吃可怕!!! 

宗像拿起另一个咬了一口,随后又放回了碟子,继续捧着茶碗盯着星空出神,也不知道是在沉思还是发呆。虽然道明寺觉得英明神武的室长大人一定不会做出发呆这种不符合高贵冷艳形象的行为,但他不得不承认那神情怎么看都像是在发呆…… 

 

“道明寺君好像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道明寺快吃完点心的时候宗像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咳咳咳……”最后一口卡在喉咙里了。 

“哦呀哦呀,吃东西狼吞虎咽地被噎住,道明寺君还真是个孩子。”  

室长你不吓我的话我根本不可能噎住!不对,我明明是被卡住的!  

内心奔溃的道明寺行动大于思考,“噌”得站起身,一个标准的敬礼,“报告室长,我失眠了!”  

宗像喝了口茶,淡淡道:“道明寺君,我之前听说了一个有趣的说法。” 

道明寺疑惑地眨了眨眼,维持着敬礼的状态,姿势标准到可以给新进队的小朋友做示范,当然前提是换下这身全是皮卡丘的睡衣。 

“有人曾和我说,失眠是因为你正在别人的梦里……”最后一个音节在空气里拖长了尾巴,带着不知是惆怅还是迷茫的落寞,但随即又挂上了他招牌式的完美笑容,“道明寺君现在是在谁的梦里呢?” 

道明寺咬牙切齿地在心里想,谁知道是哪个混蛋梦到我了,害我现在要在室长大人你的面前罚站…… 

“可、可能是我妈妈,我想她大概是想我了,哈哈、哈哈……”怎么想都不可能是那女人的。 

宗像拍了拍身旁的空位,示意化作雕塑的下属坐下,“能教育出道明寺君这样的好孩子一定是个非常有趣的好母亲呢。” 

道明寺一边连连点头,一边战战兢兢地继续坐回上司身边。

 

不知是因为洗过澡的原因还是在花下坐得太久的缘故,道明寺问到了上司身上带着微凉气息的香味,有点像刚刚吃过的茶点,甜蜜而美好,却又比茶点更加诱人。明明才吃了东西,他却又开始饿了,而且是比刚刚更加强烈的饥饿感。 

道明寺有点不知所措。 

我一定是饿疯了,居然觉得室长闻起来很好吃! 

可是真的好饿。 

“室长刚刚的点心真好吃,你那个要是不吃的话可以给我吗?”他现在急需东西堵上胃里空洞的感觉,填上心里虚妄的念头。 

宗像举了举手中的果碟,道明寺对着他猛一阵点头。 

“真是令人困扰啊,我已经咬了一口了呢,道明寺君应该早点告诉我你想吃的。”伪装的困扰表情还没舒展开,对面一向对他敬畏有加的下属居然直接抢走了碟子里缺了个小口的樱花。

“室长我不介意的!”吞咽着糕点的青年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加年轻,其实本身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孩子。

宗像难得没有抓着刚刚的逾越继续戏弄他。说实话他挺喜欢这个总在身后用无比崇拜又敬重的眼神注视自己的问题儿童的。


喝完最后一口茶却并没有将茶碗放下,捧着瓷器的双手放在了腿上,右手食指无意识地摩擦着碗口。

道明寺注视着那双看似脆弱实则刚韧有力的双手,想着:可真像女孩子。而后又想到自己现在叼着的点心是室长咬过一口的,那他和室长算不算是间间间间间间接接吻?!!!问题是他还咽下去了,那是不是算是法法法法法法式深吻?!!!

嗷!我的初吻被室长夺走了!不对,是我夺走了室长的初吻!啊,也不对,室长大概不是初吻了。真是遗憾……

一阵风吹来,整个长廊的紫藤如风铃般悦动,仿佛都能听到陶瓷碰撞的脆响。紫色的碎片扑簌簌飞散,跌落在两人身上,如同迷路的蝴蝶。

道明寺掸了掸身上的花瓣,随即发现上司幽静的深蓝色发丝上也挂着一片,想都没想便顺手摘下。宗像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通透的紫罗兰色眼眸比手中的花朵更加美丽。

总觉得今晚的室长格外温柔。


“室长。”道明寺觉得自己大概是发烧了,脸烫的厉害。

“嗨?”啊,不好,连幻听都出现了,他居然听见室长用无比柔软且不带腹黑气场的声音回应他了。

“我……我……我想……那个……”到底要说什么呢,其实自己也不清楚。

好在对方时候并没有烦躁,依旧用那双水晶般的眸子注视着自己。

“我是说屯所里可不可开个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啊,或者让食堂24小时营业,晚上肚子饿好难受……”越到后面声音就越小,道明寺想完了完了完了,室长一定把我当笨蛋了。

意外的是宗像严肃地沉吟了片刻,“道明寺君的这个提议很有建设性,考虑到晚上还有值班和巡逻的队员,食堂确实有24小时营业的必要。明天我会和淡岛君商量。”

“谢、谢谢室长!”不知道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道明寺打了个哈欠开始觉得困了,大概是梦到他的家伙终于放过自己了。

身边的上司显然注意到了自己毫不掩饰地动作,放下茶碗道:“再坐下去就要天亮了,赶紧回去睡一觉吧。我可不希望道明寺君打瞌睡被淡岛君抓到时把我供出来。”

道明寺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

“室长现在是不是也在某个人的梦中呢?”

宗像愣了一下,浅笑着摇头,“不,只是觉得难得的星空不能错过罢了。”顺手将茶碗和果碟放回一旁的食盒内,“这世上会梦到我的人大概已经不会再有了。” 

海水般沉郁的色彩,令人捉摸不透,不管是那个略显冰冷的笑容还是这个略带冷冽的男人。

道明寺呼吸一窒,觉得自己似乎触摸到了一个绝对不能碰的秘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脑中乱哄哄的一片,却不敢细细整理。


最后是怎么回到宿舍的自己也记不太清了,唯有临分别时上司的那句话一直在脑海里沈沈浮浮。

这世上会梦到我的人大概已经不会再有了。

为什么要说得这么肯定呢?那我一定要梦到,然后就能和室长说,室长,我昨天梦到你了,所以请不要再说什么这世上再不会有人梦到你了。

道明寺睡着前这样愤愤地想。

所以,请你不要再露出这样悲伤的表情。


END


严肃的思考了小天使X女王大人的可能性,发现这两人的CP名非常喜感W

道宗——某个宗教流派

安礼——亲,吃安利吗

其实我比较想叫这个CP道礼,多么严肃而正经W


虽然是写得小天使和室长,但其实本质上是篇披着安礼皮的尊礼文( ・ω・)

评论(17)
热度(31)

© 蘑菇种植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