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种植员

【all银】Happy Birthday

阿银生贺文,晚了一个小时,我想静静_(:::з」∠)_

并不明显的all银,各种亚种银出没注意,兄弟设定注意

想写亚种兄弟梗很久了,先拿生贺试试手

为防止混乱放下设定表

老大:坂田银八 国语老师——冲田总悟 银八学生

老二:坂田金时 牛郎——桂小太郎 人妖店头牌

老三:坂田银时 律师——高杉晋助 娱乐公司总裁

老四:坂田白时 高中生(原型白夜叉)——坂本辰马 数学老师

老五:坂田桐时(克洛)高中生(原型克隆银) 在家被叫克洛,是爷爷奶奶在非洲带大的——土方十四郎 黑道 (原型佛十四)

老六:坂田黑时 高中生(原型黑银)——佐佐木异三郎 警视厅警务部部长

老么:坂田银太 幼稚园 (原型子银)——神威 幼稚园

 

2015年10月10日 晴 星期六 早上6点

难得的周六,却不能睡到自然醒。

银八一巴掌拍飞了昨晚临睡前设定好的闹钟,楚楚可怜的小兔子未能逃脱前辈们的命运,一头撞在墙上,两只耳朵瞬间分崩离析,而后一脸奔溃的落在了角落那堆闹钟尸骸之上。

胡萝卜造型的钟面滚出去老远,在即将撞上门停下之际又毫无征兆地被弹飞致床底。

金时疑惑地扭头扫视门背后,未发现异常后耸了耸肩,望向正一脸低气压地坐在床上穿衬衣的大家长。

“好难得,你居然已经起了!”说完无赖般吹了声口哨。

银八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在望见那一身骚包的紫红色西装后本就纠结的眉头差点打成蝴蝶结,“昨天没请假?”

“请了。”金时一屁股坐到床上,伸手开始替银八打领带,“不过有个新人身体不舒服,店长只能临时把我召回去救场了。”

银八将系得恰到好处的领带向下拉了拉,扯成平日里松松垮垮的造型,抬头对上自家弟弟笑意盈盈的蓝色眼眸,蓦地红了脸,“你系太紧了,我不习惯。”

金时边打哈欠边“嗨嗨~”地应个不停,已经是连眼睛都睁不开的状态了。

好不容易舒展开的眉头再次打了结,“你不用陪我去了,躺下睡觉。”顺势脱去那身怎么看怎么让人不爽的西装,将他轻轻地放到自己刚刚躺的位置。

“哎?那谁帮你拎东西?”金时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银八按了回去。

“听话。”

“可是……”

“反正都是开车去,也不需要拎很远的路,大不了我分开结账,多跑几趟就是了。”

金时还想说点什么,就看到一个小不点像阵风般刮了进来。

“大哥二哥早上好!”

银八笑着捏了捏家里最小孩子肉嘟嘟的小脸,“早,今天陪大哥一起去买东西好不好,二哥太累了要在家休息。”

“好啊好啊!”小小的孩子兴奋地一脸通红,像颗甜糯的果子。

“大哥,银太这小不点去了能干什么啊?”金时一脸的哭笑不得。

一旁的小不点不高兴了,举起一只手掌一脸认真地说:“我已经五岁了,才不是小不点!”

望着一大一小两张相似的脸互相做鬼脸,银八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两颗同样毛绒绒的脑袋。

“你就不用操心了,实在不行我再打电话让小白他们过来帮忙。”

金时撇撇嘴,终于算是同意了。

“银太和二哥拜拜,然后去刷牙洗脸准备出发。”

“二哥拜拜,我会保护大哥的!”元气满满的孩子吻了吻金时的额头,又像只小麻雀般飞扑致自己的小房间。

“精力旺盛的小鬼……”

“乖乖睡觉。”银八拍了拍弟弟的头,细心地替他掖好被子后轻轻带上门出去了。

老大和老么出门后家里其他的孩子也都陆陆续续地起来了。

“三哥早上好!”“三哥早上好~”“三哥早上好……”

三个异口同声的却语调不同的声音吓了银时一跳,手中的草莓牛奶撒出去不少,看了一半的报纸彻底湿了身,就连桌面也不能幸免。

黑发的少年见状立马一副要哭出来的神情,“三、三哥,对不起……”

一旁肤色黝黑的少年翻了翻白眼,拉开椅子坐下开始啃摆在桌子上的吐司煎蛋。

三人组里的白发少年则在胞弟垮下脸的时候就默默地退了出去。

“没事, 已经看完了。”银时冲哭丧着脸的少年摆摆手,随手将报纸丢进了脚边的垃圾桶,“吃早点吧。”

黑时踌躇着不敢动,旁边的克洛看不下去了,拽着他坐下。

“三哥接着!”从厨房折返的白时抛出一团白色物体。

银时接住那块明显是冲着他脸来的抹布,淡定地开始擦桌子。

计谋失败的白时“啧”了一声,捞过草莓牛奶开始吃早点。

住在这条街道的人可能会有人不知道街道管理人是谁,但一定会知道位于街道尽头的坂田家。倒不是因为坂田家有多显赫惹眼,那栋有些年头的三层小洋房和周围的新式别墅比起来也显得相当朴素。究其原由,主要还是因为坂田家有七个长相如出一辙的兄弟。

这么说似乎又不太准确,更精确点来讲这七兄弟完全是长了同一张脸,还是张相当不错的脸。本来一个长成这样的出门都能惹来一群大妈大婶拉着手东家长西家短地聊个半天,可想而知七个的杀伤力有多大。虽说七个人长着一张脸,却又都在微妙的地方各不相同,加上性格气质的差异,倒从来没人把他们搞混过。

说来也奇怪,老二和老三是双胞胎长得像可以理解,老四老五老六是三胞胎长得像也可以解释,可老大和老么差了两轮居然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更奇怪的是这七兄弟居还然都是10月10日出生的。

对于生日在同一天的原由坂田家的兄弟们倒都是知道,不过因为实在太过令人无语,他们自然是不愿意对人提起的。

七个人一起过生日的复杂与艰辛自然也是普通人的七倍,好在已经习以为常的坂田兄弟们也已经能够分工明确、井井有条地做各项准备了。

临近中午,老大和老么满载而归,从车里下来的时候居然还多出了个人。

栗色短发的娃娃脸少年,一手抱老么一手牵老大,一副一家之主般的神情就进来了,随后便被屋内的景象深深震惊了。

老三和三胞胎兄弟已经做好了蛋糕,老二也已经补足精神起来了,五个人和一个小鬼正各自占据沙发一角神采奕奕地看电视。他们身后一个长发的男人正在和眼睛上缠着绷带的男人进行扫把归属权的争夺;厨房里一个大嗓门正“啊哈哈哈哈哈哈”地笑着显示自己的存在感;一个一脸笑眯眯的V字刘海和一个一脸面瘫的国字脸正在挂气球和彩带。

原本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剧里小三和正妻扭打的小鬼在瞥见门口的三人后眼神不善地扫了眼抱着小不点的冲田,冲田回了个眼神后便飞奔着跑了过来。

谁允许你抱我家银太的!

我的目标是身边那个大的。

两人在彼此都对对方相当没有好感的情况下进行了一次还算愉悦的神交。

“银太你回来啦!”扎着小辫子的小鬼笑得两眼弯弯,“我来陪你过生日了~”

“真的!太好了!”小不点脚一落地就拉着小伙伴的手往房间跑,“我们一起玩游戏吧!”

银八望着忙忙碌碌地客人们,扫了眼沙发上的那一排卷毛,有种按耐不住上前揍人的冲动。“你们这帮家伙怎么可以让客人在一边忙活!”

黑时嘴一撇,立马又是一副山雨欲来的神情,委委屈屈地说:“可、可是佐佐木先生他们、他们说是特意过来帮、帮我们准备生日宴会的……”后面的话全都变成了断断续续地呜咽。

看到黑时哭佐佐木异三郎立马放下手中彩带,安慰地揉着他的黑色卷发。“银八先生我们是特意过来为你们庆生的,准备的事交给我们就行了。”

冲田相当有眼力劲,附和道:“是啊老师,寿星最大,今天你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就由我们来为你们服务。”说着将银八推到沙发上坐下,挽起袖子加入了挂气球的行列。

“大哥你就让他们干呗,老爸老妈一年都见不到一面,我都忘了他们上一次为我们准备生日是什么时候了。”克洛拽住又想站起来的银八发动情感攻势。

果然银八犹豫了片刻,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

桐时,干的漂亮。

四个懒鬼,默默地在老大背后给老五点了个赞。

平日里就不平静的坂田家经过了一个极其热闹的下午,迎来了今天的高潮。忙碌了一天的苦力们终于可以歇口气了,一人逮住一只坂田家出产的卷毛兔开始顺毛。

“Happy Birthday!”

Happybirthday my dear.

END

正片有缘再见

评论
热度(10)

© 蘑菇种植员 | Powered by LOFTER